《第九分局》解说文案

第九分局解说文案

当前文案解说完,大概需要:【12:11】分钟。

夜里坐电梯,你最怕的是不是下面这样的场景?
怎么这么晚那么多人。

转眼二十多年过去,这个拥有阴阳眼的男孩长大后竟然没去做神棍,而是当起了交警,就连搭档都替他惋惜。

哎,阿泽我跟你共你呢去当个私家。

探都绰绰有余哈,何必像我这样每天贴条抄罚单上千次,同事们都嘲笑我,叫千条哥。

话音刚落,一辆黑车疾驰而过,阿泽岂能放过这种十二分扣满的超速行为。

可上前拦截后,他却发现黑车后备箱是滴滴答答淌出了不明的液体。

我去莫非是遇到杀手了,等阿泽反应过来,为时已晚,杀手一榔头将其干翻。

在地还顺势夺过了千条歌的配枪。

一声枪响后,千条哥死了。

就在阿泽认定自己难逃一劫的时候,哀怨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居然有一个白衣阿飘。

还显出原形,阴狠的逼近,司机仿佛要把他生吞活剥一样。

趁着杀手一愣神儿的功夫,阿泽这才举枪还击。

女儿飃随之消失,地上只留下染血的钱包。

和两具冰冷的尸体,岂料击毙凶手的阿泽非但没有收到嘉奖,反而被局长骂的是狗血淋头。

你这个报告是什么鬼里面写阿飘见义勇为,那阿飘见义勇为了。

我们警察有什么用扯下警徽的阿泽以为自己这回是彻底失业了,然而凑上前来的大叔却神秘兮兮的告诉他,年轻人,我看你骨骼清奇,要不要跟我强叔混呢?
说完墙书,同时按下两个按钮,破旧电梯,拳击吱吱呀呀的开始下沉。

当门开启的那一刹那,阿泽的世界观被颠覆了,在地下十八层的婚。

按房间里竟藏着无人知晓的第九分局。

只见此处的阿飘鬼娃们个个是愁眉苦脸的诉说冤情,既有满脸泪痕的鬼,新娘接受着心理辅导,也有四处。

腰的大头怪被关在符咒监狱里苦熬刑期将书看到阿泽一脸茫然,解释道,人鬼殊途,阳间有阳间的法律,阴间有阴间的规矩。

我们这个第九分局啊就是。

专门处理灵异事件的特殊部门,等他们来到军械室,阿泽更是打开眼界,专门用来收魂的桃木伞,能和往生者沟通的通灵箱。

还有一把圣水枪,里面装的全是。

是呃童子尿,当然最奇怪的还是强叔的徒弟金姐打扮成济公模样的女人,正处在附身的状态,一见达泽便招呼道,哟,又来了个菜鸟啊。

阿泽虽有阴阳眼,却没有阴阳耳,他听不到往生者的声音,只能依靠手语去揣测阿飘们的想法。

比如即将要赶去投胎的铅条歌,明明希望清明节烧一把吉他。

以为要给他捎个美女,等阿泽依依不舍的送走千条歌,就被分派到了第一起。

案件鬼娃缠身,原来有上班族立即报案,称自己回到家中就听到音响不实的。

发出杂音,随后屋里就吹起了凉飕飕的阴风,电视机突然熄灭,漆黑的屏幕中反射出一道鬼影,同时轻声低笑在背后响起。

咦我在这儿呢。

李杰以为这一切都是一场噩梦,可他再一低头,几乎被吓到,尿床,只见一个浑身漆黑的男孩正微笑着。

他在他的怀中听完力气的叙述,强说胸有成竹的点燃了通灵香弹剑,一阵轻烟飘散,他便开始和鬼娃沟通。

原来这苦命的娃娃没能妥善安葬,导致。

其怨气不散,徘徊人间,还把丽姐当成了妈妈,想在他身上找回缺失的母爱。

唉,可怜的玩儿啊。

强叔叹了口气,撑开了桃木伞,收走了男孩儿的魂魄都在啊。

是个技术活,只愿这孩子下辈子能遇到靠谱的父母吧。

没等阿泽感慨,越发诡异的案件接踵而至。

话说在某个月黑风高的夜晚,马家屯的某处民居。

老大爷正睡得安稳,只听耳边传来了凄凉的呼唤。

爸爸爸爸这一嗓子吓得老人是两脚发软,他颤颤巍巍的走向门前,透过猫眼望。

去外面却是一片漆黑,但脚步声却越来越近,突然间门砰的一声被阿泽撞开,金钱见状连忙阻拦道,别吓坏了老大爷,他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过世了,搞了半天是贼。

喊捉贼鬼喊捉鬼。

新房主来到后死去的老大爷,就像个透明的观众,无法与人交谈,他还以为自己家里出了什么怪事儿,其实怪事儿就是他自己为了了却老人的。

心愿阿泽找到了他女儿的物品。

可令人唏嘘的是,金姐附体还阳后才获知了另一个噩耗,老大爷唯一的亲人也不在人世了。

顺着线索,众人来到了郊外。

的乱葬岗,只见数十个白衣女阿飘静静的浮在坟头草上,其中就有老人家的女兒。

这场来之不易的团聚,竟然是惹此凄凉的场面。

也就在这时,阿泽。

在这一群阿飘当中,瞥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唉,怪了,这不是从杀手枪下救过我一命的那个女的吗?想到这里,阿泽注意到了乱葬岗的维和之处。

票们都穿着相同的衣服,莫非他们是死在连环杀人犯的手中,看出阿泽想要追查到底的念头。

强说的口头禅又出来了,人鬼殊途,阳间的案件轮不到。

咱们第九分局插手啊。

什么人鬼殊途当警察就该声张正义呀。

阿泽觉得强说的话简直就是无稽之谈。

他自作主张用通灵香和女鬼交谈,并从遗物当中获得了女孩生。

以前的名字玲玲有了名字就好办事儿了。

阿泽顺藤摸瓜,找到了玲玲的闺蜜小美。

深入交流后,她居然吻出了一桩惊天丑闻。

玲玲在失踪前坏了某位议员的。

孩子并去马家屯儿医院做了产检。

身为记者的小美还了解到,所有失踪女孩都去过那家医院,于是两个人找到了院长杨医生对质,此人却阴阳怪气,对问题是闭眼。

而不谈,实际上就在不久前,保养玲玲的一员除了车祸,杨医生迅速把它治好,可用的不是医术,而是做法。

而那个被用于献祭的正是玲玲。

隐约知道自己已经暴露的杨医生暗中调查后发现,小美生于阴年阴月阴时,这正是自己苦寻已久的完美祭品呢。

祭品这是怎么回事儿?你猜对了杨医生。

这根本就不是人,他其实是恶魔的化身,为了追求永生。

杨医生派出了手下烂眼鬼,却绑架小美好。

在阿泽及时出手相助,在黑暗中击退了鬼怪的袭击。

消息传到了警局,强叔急疯了。

金姐告诉阿泽,其实强叔就是小美的爸爸,他不愿意女儿插手民间的鬼事,因为这样会引来杀身之祸。

果然下一秒金姐。

突然是浑身抽搐,再度以附体的状态写下了三个大字,节节。

与此同时,小美被杨医生派出的手下绑回了医院,强叔来迟一步却看清了监控器里女人。

真面目,此时此刻,情书也顾不得自己的安慰,他连夜闯入了医院,向杨医生要人。

这女魔头宁笑着说道,用你女儿的贱命换回那些大人物的贵体。

安康不知,得吗?望着瞳孔逐渐黑化的杨医生强叔心知这一回他死定了。

等到阿泽和金姐赶到现场,果实袋里的墙书依然保持着死不瞑目的模样,可媒体却在随后。

人称某警官体检,发现自己患有绝症,一时轻生跳楼而亡。

听到这样颠倒黑白的新闻,比较分居,历史鸦雀无声。

阿泽触景生情,想起了年幼时的回忆。

说老爹注定二婚,没钱再娶老婆的男人,干脆结了冥婚。

从此阿泽就多了一个鬼妈妈,一人一鬼形影不离。

小伙伴也因此把它当成异类,不懂事的阿泽,将怨气撒在了鬼妈妈身上,声称再也

SVIP免费

已有5人支付

马上, 领积分。登录投稿,赚积分,秒提现。
本文链接地址: 《第九分局》解说文案 转载请注明来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