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电影《来者何人》解说文案

来者何人的解说文案

来者何人的解说文案,大概需要:【13:01】分钟。

村子里的瘸腿医生老刘早早的打开了诊所的门,却发现村里的男女老少都急匆匆的涌向村东头。

老刘抓住一个人打听。

原来是村里飞扬跋扈的二溜子成全给人弄死了。

一大早有人发现了尸体,正躺在村东头的桥洞下呢,老刘听完沉默了一会儿,拄上拐杖跟上了人流,一瘸一拐的朝村东头走去。

土桥村是个闭塞的地方,至于凶杀案,大伙更是只在电视上看见过。

等老刘赶到村东头,铁路边上,发现已经聚集了不少人。

陈全的母亲康寡妇也赶了过来。

王村长走上前去扶住康寡妇,告诉他,喝多了冻死的康寡妇慢慢走向儿子。

王村长还在后边不停的说着村里的规矩。

年轻人死了,进不了村,也进不了屋,定处棺材早点埋了吧。

康寡妇走到儿子身边,抱着他的头痛哭起来。

突然他在陈全的头上发现了伤口。

他掏出手机准备报警,可王村长眼疾手快,冲了上来,一把抢过康寡妇的手机,不让他报警。

要是报警,上头知道土桥村发生了严重的命案。

村里拆迁的好事也就坏了,比起凶杀案,全村的村民其实更惦记另一件事,那就是村子拆迁两地的事,每家人都能分到一笔价值不菲的拆迁款。

正在这时,不远处响起了警车的声音,王村长气的大骂谁,他妈的报警,正直的老刘低下头拄着拐杖默默走开。

警察赶到,支开了靠近尸体的群众。

勘察起了现场,警察确认了陈全头部的伤痕,是人为造成的外伤。

接着,警察向康寡妇确认陈权昨晚的行踪,康寡妇抿着嘴想了想。

啥也没说,皇冠指向了村长的儿子,村里唯一的大学生王军哽咽的说道,是他杀了我儿子。

因为警方对土桥村的调查。

拆迁的是被无限期的延后了,大伙都想早点找到凶手,拆了房子,早日拿到拆迁款,村民们都帮着警察回忆,过去几天里的各种线索。

几天前,正月十六刚过完年,村民聚集在村中心的广场上搞年会活动。

活动结束后,王村长把大伙都召集了过来,告诉大伙一个好消息。

本月村子就要开始动工拆迁了,大伙一阵叫好,谁都盼着那笔拆迁款,王村长挥挥手,继续说道。

在自己一再的争取之下,开发商同意他们村子。

自主测量土地,所以需要选出一位拆迁梁地的负责人。

村长认为,一定要有一位有学问的读书人才能担此重任。

大家听了也都点头附和。

村长便不客气的推举了自己的儿子,村里唯一的大学生王军,村里一向不安分的二溜子成全,当场就不同意了,连声质问王村长凭啥呀?
让你亲儿子来当负责人,仗着自己的村长,老爸王军一脸瞧不起的样子,挖苦着成全,就你那样连初中都没读完,你懂个屁。

说着两人就要动起手来。

王村长连忙劝开,两人向陈全解释道,自己推选儿子,那是举贤不避亲,好歹儿子可是大学生。

陈泉听到这就乐了一脸不屑的嘲讽,他,就你那野鸡学校也叫大学,如果你那也算大学来福都能当老师了。

陈全一边骂着王军父子。

一边指向了旁边的一个小胖子。

来福来福是个智力有些问题的孤儿,父母被狼吃了,他却被救了回来。

敬堂两口子一直没要上孩子。

就收养了,来福敬堂是个欺软怕硬的家伙。

听了陈全骂了王军,带上了自己,儿子,忍不住回了一句嘴,老刘也劝陈权少说两句,陈权是个执哪打哪的混子,立马掉转矛头。

指着来,福一家人大声咒骂一头条运营网,一个瘸子,再加上一对不下蛋的鸡净,他老婆可受不了这口气,几个人立刻扭打在一起。

三十年前,老刘还是个年轻后生,只身一人来到土桥村,后来开了诊所。

多年单身的他遇到了同样孤单的康寡妇。

照例早早出了门,把拐杖放上他的三轮摩托往成全他家驶去。

老刘和康寡妇知道成全晚上都在外面鬼混,都是中午才回家睡觉。

早上他俩才有机会碰面进了屋,老刘一边给康寡妇打吊瓶,一边观察他的气色。

康寡妇身体不好,村里人都说全靠老刘照顾。

否则,康寡妇哪里能活到现在,老刘正准备给康寡妇煮点吃的。

屋外突然传来一阵叫骂声,两人心里一咯噔,果不其然,成全走进了屋里,冷冷的看着老刘。

恶狠狠的说,给老子滚,离我妈远点,看寡妇气的赶紧劝儿子闭嘴。

陈全抓过老刘,将他推出了房门,老刘丢了拐杖,整个人。

摔倒在院子走出康广福的家,老刘心里不是滋味,这些年自己踏实做事,治病救人,村里人都觉得这个外村人还不错,可以想到自己被成全打断的右腿。

还是心有余悸。

老刘骑着摩托回到了诊所里,小莱佛正在诊所里看电视,静棠老婆一直怀不上孩子,把气都撒在敬堂身上。

机缘巧合领养了来福,可养大了,发现这孩子脑子不大聪明,便对孩子爱答不理的。

来福没人管,白天总是待在老刘的诊所里,几位看病的村民。

坐在老刘的诊所里,聊着,村里拆迁的是埋怨康寡妇不仗义,要得拆迁款了就疏远了。

刘大夫,一个劲夸刘大夫,心也好,还帮着照顾来福。

老刘苦笑了一下,啥也没说,埋着头走了出去。

莱夫一直在老刘诊所里,待到晚上,敬堂两口子才来接孩子。

敬堂老婆忍不住埋怨自己老公。

身上有毛病,一直要不上孩子,还捡了头条运营网养。

就因为他前几天才遭了成全的讥讽。

来福听着不说话,露出了难过的表情,老刘气得赶紧让夫妇两人。

出去吵,老刘拿出一块怀表,每次来福难过时学过点心理学知识的老刘就帮他催眠,睡一觉,心情就好了。

老刘拿着怀表。

在来福面前晃悠着,不一会儿来,福便进入了梦乡。

醒来后对老刘说道,干爹那匹狼还没走,老刘知道小时候的遭遇。

让来福有一些心理疾病。

他心中一直有一匹狼,让来福害怕,只有赶走那匹狼来福才会不再惧怕这个世界一天天刚亮,村里就有一群人。

聚集到了敬堂家门口,今天轮到王君给敬堂家测量土地面积了,刚测了一半敬堂隔壁的成全走了过来,见王军把两家挨着这条小道。

挂给了敬堂,家里非常不乐意,王军可瞧不起这二溜子,当即让他滚蛋,没说几句,两人就动起手来。

王军是个读书人,哪里是混混的对手?
几下就被陈权打破了,头流了一脸的血。

王村长及时赶到,才拉开了两人。

王军红了眼,大声叫着要弄死陈权,王军给自己撑腰,还挨了打。

敬瑭是个懂事理的人,晚上便带着好酒来村长家答谢几杯酒下肚,敬堂也忍不住骂了几句,成全他爹在世的时候就欺负敬堂一家子。

现在没了,他爹陈权又骑到自己脖子上拉屎,敬堂咒骂着说,恨不得弄死那个狗日的高杂完伤口的王军在一旁冷笑着看着敬堂。

王君知道敬堂就是个怂货。

只会耍嘴皮子,王军讥讽道,你敢个屁,也就嘴上劲,大走出村长家门前敬堂,嘴里还在叫骂着,一定要一板砖拍死成全这个狗东西。

在详细了解村民们提供的情报以后,警察把敬堂和王军带走了,村民们安慰了康寡妇,几句一哄而散。

王村长气得直跺脚。

看来拆迁的事,一时半会儿是办不成了,回到家里慢慢坐下来,刘大夫才发现自己流了一身的汗,他陷入了痛苦的回忆,从没想过命运会将自己。

逼到现在这个地步,三十年前老刘还不是现在的老刘,那时候他还用着自己的真名。

阿云大学刚毕业的,他正准备离开学校。

一直欺负他的同学大卫来给他饯行,边说着边又要动手欺负阿芸。

可这一次阿云没有任凭大卫欺负自己,大吼着,你欺负了我四年。

别再对我这样了一把,推向对方。

等阿云回过神来,发现大伟已经倒在了地上,头上的血流了一地,阿云慌了,赶紧收拾了所有的东西。

走了,最后来到了闭塞的土桥村,成了现在的刘大夫,是老刘。

这些年隐藏的很好,没有任何人怀疑自己的身份,直到那天一直看老刘不顺眼的陈。

因为老刘跟自己母亲走得太近的关系,总是来他的诊所找茬。

那天刚好老刘不在,成全就动了坏心眼,他想偷走老刘家里的地契,因为老刘是个外村人。

这样成全家就可以分到他那份拆迁款,成全心想大不了成全他跟自己的寡妇。

老娘只要把拆迁款搞到手就行。

想着成全就在老刘家里翻找了起来,却从老刘的床下。

翻出了

SVIP免费

已有5人支付

马上, 领积分。登录投稿,赚积分,秒提现。
本文链接地址: 经典电影《来者何人》解说文案 转载请注明来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