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耳光》的解说文案,剧情讲解

剧情简介

反家暴题材影片《耳光》于印度公映后立刻引起巨大反响,塔丝·潘努在影片中饰演一个受过教育的中产阶级家庭主妇,她的丈夫在公众场合打了她一巴掌后,她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的感情。

耳光解说文案

去哪个哪个来,我爸爸去哪儿,农民哪有光辉。

我怎么了?
啊。

时间不多,你听我说。

刚刚六点闹钟就响了起来,阿木立即关掉闹钟,好,让丈夫再睡上一会儿。

她熟练的在厨房里忙活起来,为丈夫煮茶,为婆婆检测血糖。

一切都看起来理所应当,这样的生活虽然忙碌,阿木依然很享受,即使丈夫可能去上班,她还要为她准备好各种东西,但脸上始终流露着幸福的模样。

现在正是丈夫维克工作的关键时期。

如果顺利,他们一家就能搬去伦敦等让丈夫不在生活上分心,是他唯一能做的这种忙碌。

让他感受到自己存在的价值。

事情进展的很顺利,维克的工作得到领导的青睐,派他去伦敦负责业务往来。

为了庆祝这个好消息,今晚他们要在家里举行一个大型派对。

当晚,宾朋满座的家人也赶来祝贺。

就在所有人都沉浸在欢快的氛围中时,维克接到了一个电话,表情瞬间凝重起来。

原来董事会做了一个坚定的决定,要安排另一名主管负责伦敦的事务,而他需要在这名主管下工作,这是骄傲的,维克不能接受的。

他为这个业务废寝忘食。

他才是理所应当的主管。

维克愤怒地挂断了电话,他怒气冲冲的来到公司的首席财务官面前。

原来他早就知道公司的这项决定是没有告诉维克而已。

维克怒火中烧,却问他为什么不早点说明白,让他在这么多人面前出丑,他感觉被戏弄了,所有人上前阻止都被维克骂了回去。

阿木见状。

自己上前安慰自己的丈夫,没想到被愤怒的维克当着众人打了他狠狠的耳光。

当时在座的人冷冷的忘了一切,维克被好友劝走,公司高管也持续离开,只留下天璇地震的阿木扔在那里,他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一切的欢闹声似乎都消失了,随着消失的还有过往,所有的幸福和恩爱,这一耳光好像把阿木从过去虚妄的幸福中打醒了他,在思考过去活着的意义。

到底自己在追求什么?
闹钟又滴滴嗒嗒,响个不停,阿姆机械的关掉闹钟,为丈夫煮茶泡咖啡,为婆婆点个血糖,好像那件事从没发生过,那件耳光,没有人记得。

阿木像是一具行尸走肉般的整理家务,丈夫维克走了过来,还在抱怨。

昨晚董事会的三号决定做了那件事,好像他才是最大的受害者。

他拦着阿木的手问他,别人会怎么看他。

他努力了三年,最终却是这样的结果。

他无法接受阿木脑子里乱极了,他开始怀疑。

昨晚是不是真的发生过自己被打的事情,为什么没有一个人向他道歉,为什么没有一个人来安慰他?
现在唯一能让阿姆露出笑容的就是看着女儿跳舞了。

她从小就有一个跳舞的梦想,但自从结婚后,这个梦想也就随之破灭了。

邻居见证了昨晚阿木被打,但又不好意思直接开口,只能给他一个拥抱。

虽然阿木还是像往常一样照顾丈夫的饮食起居,但脸上再也没有往日的那种幸福感,只有疲劳和麻木。

维克也开拓了阿木的一场决定。

今晚。

给他出去吃饭。

这次晚餐并没有让阿姆感到欣喜,维克还是在餐桌上继续抱怨他的工作,他似乎更想获得妻子的安慰,而不是他能给妻子带来什么。

阿姆终于再也受不了这种无休止的生活了。

她跟丈夫坦白,想回家住几天。

而韦克就认为妻子小爷大作始终坚持,他才是受伤害最大的人。

妻子不但不能理解他,反而让他更加苦恼。

可阿木是夏天决心回家。

韦克剑七的这位故事没有丝毫挽留的上了楼。

其实阿木的父母早就担心女儿的情况了,只是碍于世俗,实在没有办法。

首先看到女儿这副样子,他们心疼极了,好在女儿现在回来了。

阿木也终于体会到了久违的问题。

可失去妻子的维克在那个手脚,他笨手笨脚的给母亲检测血糖,发现自己根本不会用,除了茶更是让他难以下咽。

而他丢在了他的生活毛病。

只能由母亲买单。

才几天功夫,维克就受不了这种散漫无序的生活。

他希望今天可以带他们回家。

他认为那件事已经过去很久了,即使生气也该有个限度。

阿木的父亲在告诉他,现在问题的关键是应该考虑为什么会发生那件事,而不是谁对谁错的问题。

但阿木的母亲则希望女儿和维克回去。

毕竟这样对谁都不好,于是这头丈夫让两人谈一谈。

维克拿出吊项链,希望阿木可以和他回家,但阿木连看都不看一眼。

维克认为妻子说的太过分了,他的这种行为让他在朋友和同事面前抬不低头。

他们却反问,为什么会这样?
维克值得解释,表示他喝醉了,很生气,很委屈,作为妻子难道不能理解他的痛吗?维克的这番话让阿木意识到丈夫根本没有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他决定还是不和丈夫回家,那就承诺我一个实在没有办法,请注意让他打一点耳光,一了百了。

阿木冷冷的玩着丈夫,他很想过用这种方式测评,但他父母的教育不允许他这么做。

我可以听大为恼火,认为阿木是在指责他的家教有问题。

生气的摔门而去。

一群记者和群众围在法庭外,等着迎接他们的女英雄奈特拉律师。

作为一名女性律师,他成功打赢了一场性骚扰官司。

要知道。

这在当地再来算一场历史性的胜利。

但他拉面的笑容,优雅的上了车。

虽然他没有接受采访,但心里也因为这次胜利还备受鼓舞。

他翻开了阿木带来的法律文件,这是维克申请了一条恢复夫妻同居的法令。

如果阿木拿不出任何有力的证据,就必须回家,但阿木就是不想回去。

并询问他是否有办法。

但是他认为阿木的做法在法律上行不通,因为没有人因为一个耳光就不回家,这是不合常理的。

阿姆却反问他,难道没有人认为不被上海光才是合理的吗?他选择了做一名家庭主妇,从来没有后悔和抱怨过,但这个耳光让他失去了尊严。

感觉到自己的人生被践踏,难道这就合理吗?他唯一想要的就是快乐和尊严。

身为女权律师的奈特拉给了m 三个选择,一是回家维系婚姻,二是通过法律手段合法分居。

三就是离婚。

但那样做的话,无论是在法律和社会主义上。

都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

阿木的母亲没想到自己的女儿会走到这一步,她认为女人应该学会忍耐来维系家庭,得压抑自己的感受,而她就是一名活生生的例子。

他曾经想做一名歌唱家,因为家庭他放弃了自己的梦想。

母亲告诉过他,对于女人来说,家庭才是最重要的。

如果他婚后再继续唱歌。

让人非议他的这番话,让阿木的父亲恍然大悟,但虽然知道妻子的爱好,却从来没有想过他为了这个家付出了这么多。

迈特拉和童文律师的丈夫看了新闻,他丝毫没有认为妻子是多么厉害的角色,反而认为是他的对手太弱了,深深怀疑是那名律师,因为他们选择的家事故意输给他的。

原本还很高兴,奈特拉瞬间就跌到谷底。

在丈夫眼里,她始终是不起眼的,甚至是卑微的。

阿木最终还是选择走上离婚的这条道路。

虽然是女权律师,但身为女人的奈特拉还是选他再仔细考虑考虑。

可阿木已经下定决心,如果一段感情需要修补,就证明他已经出现了裂痕,无论怎么修补,裂痕都会存在这种客观事实,他无法假装看不见。

昨天,维克家的佣人苏哈尼来整理家务,意外在卫生间发现了昏倒的维克母亲,他赶忙给阿木打电话,让他立即回家一趟。

维克接到消息。

赶了回来,幸好维克的母亲并没有什么大碍。

维克索姆在眼神里明白了他的意思,并轻松安慰他会和阿木好好谈一谈。

但只要他和阿木独处,两人就根本无法平心静气。

直到现在,维克还是认为阿木小题大做,现在回家还来得及。

阿木对于维克的态度相当失望。

在他看来,这件事已经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

不过阿木还是低估了维克的自私,维克为了拒绝离婚,谎称阿木之所以现在这么做,就是因为没能去伦敦生活。

那个耳光只是离婚的借口罢了。

这个目的不过是想夺得他的财产,而且他还把聚会上发生的事责任全部推到阿木身上,说他当晚喝多了,一直缠在维克就卧室。

维克为了摆脱他。

才不小心打到他。

维克还向法院申请冻结了m 的银行卡。

但是他见过了这种不知廉耻的做法,他警告阿木,如果他再不反击对手,可能会不择手段的找目击者证明,那晚没有打他,甚至会说他有暴躁症。

就在整个世界一团乱麻的时候,阿姆又出现了新的情况。

由于最近一直忙于这个案子,他忽略了身体的变化,他这才发现自己怀孕了。

阿木把好运的事告诉了维克。

起初维克看到阿姆回家,还以为他认输了,但听到这个消息,他搞醒坏了,加上最近他又重新获得九零年工作的机会。

让韦克喜不自禁,但阿木只是冷冷的看着他,他的笑容里根本没有与自己有关的内容。

当维克看到阿木摘掉了婚戒,才从刚才的喜悦中清醒过来,结果他这样固执会毁掉孩子的生活。

阿木却坚持,如果他继续留在这里,三个人的生活。

将被毁掉。

他之所以来告诉维克这件事,就因为孩子是他的,他有权利知道这件事,仅此而已。

但他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维克为了得到孩子,他找到那晚看到事情经过了女邻居,希望他能作证。

那晚聚会什么都没发生,他给这里有。

就是为了挽回这段婚姻,与邻居出于同情,便同意了。

维克同意协议离婚,但他必须完全得到孩子的监护权,但他却直接反驳了对方的观点,他们要处理的是离婚事件,而不是孩子的监护权。

如果一旦涉及到家暴。

上法庭还在,监护权是不会落到维克手里的。

维克的律师也是老谋深算,他们已经找好了目的证人证明那晚什么都没发生,如果真的要闹到法庭,谁赢谁输都还不一定。

说到这里,维克也不敢正视阿木的眼神。

到处多少?
然而对方律师的话就点燃了他,拉他的怒火。

他受过了对方的奸诈和无耻女人为这个家付出了一切,却让他们无视。

他竟然想起了自己决定和他们。

奉陪到底。

很快,韦克就收到了已占领暴力和侵犯女性权利的起诉书,警方完全可以立案逮捕他。

可是到现在,维克还是不认为有错,他的律师。

他斩钉截铁的告诉他,他有,除非他们同意协议离婚,但纳特如果撤销对维克的起诉,可阿木什么都不要,只要孩子的共同监护权。

在维克母亲的说服下,阿姆参加了孩子举办的祈祷会。

在没有正式离婚前,两个人只是合法夫妻。

仪式结束后,阿木来到维克母亲身旁,慢慢俯下身子,真正的告诉他,不要再吃甜食了。

记得每天检测血糖,要照顾好自己。

然后阿木又对能成为这个家庭的一份子表示了感谢,他从没想过能进入这么有钱的家庭。

优秀的维克又是怎么能看上他的?
所以结婚后,他的梦想就是做一名最

SVIP免费

已有68人支付

新春欢乐送, 领双倍积分。登录投稿,赚积分,秒提现。
本文链接地址: 电影《耳光》的解说文案,剧情讲解 转载请注明来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