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光的解说词,电影解说文案,剧情简介

剧情简介

反家暴题材影片《耳光》于印度公映后立刻引起巨大反响,塔丝·潘努在影片中饰演一个受过教育的中产阶级家庭主妇,她的丈夫在公众场合打了她一巴掌后,她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的感情。

耳光解说文案

阿木是名中产阶级家庭的全职主妇,每天早上天蒙蒙亮时,她就得起床做家务,帮丈夫煮咖啡,煮茶浇花。

除了不会做饭。

她把一切都打理的井井有条,阿木像伺候儿子一样伺候丈夫起床用餐,一直到丈夫离家上班。

阿木都觉得幸福无比,她爱丈夫。

愿意为丈夫做自己所能做的一切。

丈夫上班后,阿木会去教一个小女孩跳舞。

婚前她是一名舞者,婚后她回归家庭,只能忙里偷闲。

做点自己喜欢的事情。

不久,丈夫因为表现出色,被公司派到伦敦工作,丈夫为了这个职位努力了三年。

当听到自己可以去伦敦工作以后十分高兴。

他就让阿木准备好了庆祝会,家人、朋友、同事全都到场祝贺。

阿木带着女学生带头跳舞,全场气氛都调动起来,她也未能随丈夫去伦敦生活而开心。

这时,丈夫接到公司电话,公司董事会临时做出决定,他去伦敦要接受一个白人领导,他只能当个二把手。

丈夫一气之下和自己的上司争执起来。

他认为是上次投了反对票才导致这一结果。

阿木眼见丈夫越吵越凶,上前想拉丈夫离开,没想到丈夫一怒之下给了他一个耳光。

阿木一时愣住了,她经常听女佣讲自己被家暴的事,却从来没想过自己的丈夫竟然也会动手打人。

她呆在自己房间里,不想出去,婆婆却过来劝她,外面有客人,她需要外出应酬。

阿木表面上不为所动,内心却翻江倒海。

婆婆因为和公公之气一直住在她家,丈夫吃的饭都出自婆婆之手,平时婆婆从来没有为难过她。

更没给他过脸色,他一直以为婆婆是爱他的,此刻才明白婆婆爱的只是他儿媳的这个身份。

聚会结束后,阿木一直沉浸在失落的情绪中。

她开始反思自己的婚姻,母亲一直叫的她家庭最重要,而她也因为爱丈夫自愿放弃事业,回归家庭。

作者没完没了的家务。

他一直都觉得这些事让他倍感幸福,但现在她突然觉得一切都没了意义。

丈夫见她情绪一连几天都没恢复,主动向她解释着工作上的不顺。

阿木却更加失望,就算是道歉,丈夫都还在想着她的工作,连一句对不起都没有。

阿木教女学生跳舞时见到女学生的妈妈。

那晚。

女学生和她妈妈去参加了庆祝会。

阿木好奇女学生妈妈怎么不再婚,因为她丈夫已经去世好几年了。

女学生妈妈解释,建立关系很容易,维持关系却很难。

她的丈夫对她一直十分宠爱,除了丈夫外,再也不会有一个尊重她,真心待她好的男人。

这些话像一束光一样照亮了阿木迷茫的心。

第二天,她发现。

她再也无法像往常一样做家务了,她收拾东西搬回了父母家,丈夫为此还埋怨她小题大做,不就是一个耳光。

至于吗?阿木却信念坚定,她回到父母家后,母亲起初还想劝女儿不要太较真。

但是父亲却十分开明,那天他也目睹女儿被扇耳光,这几天他一直心下惴惴,见到女儿主动回家,他立马劝服老伴,让女儿总算安心住了下来。

阿木住在父母家这段时间,因为不用再做家务,他可以睡到自然醒。

他看着母亲像她伺候丈夫一样伺候着弟弟,直到上班,他看到弟弟作为一个男人,会主动给女友锤肩膀。

他像局外人一样审视着周遭的一切,心酸不已。

凭什么女人都要好保留的顺从男人,凭什么弟弟可以平等的对待女友,而她的丈夫却总是把她当佣人时。

这天丈夫来接阿木回家,甚至还买了手链作为礼物,令阿木失望的是,丈夫依然没有道歉,她在乎的只是邻居们的眼光,她不能容忍被阿木抛弃这一行为。

他不断倒苦水,是他一直在赚钱养家,而且结婚这么多年就打了他那一次,没必要把事闹这么大。

阿木一听火气更大,丈夫只能悻悻而归。

不久,丈夫就给阿木发来了法律通告,让阿木遵守法律规定的夫妻同居权。

阿木在弟弟女友的介绍下,找到了风头正盛的女律师阿木提出离婚请求。

女律师起先觉得阿木为一个耳光,把事情闹这么僵。

不太合理,而且如果真离婚的话,官司也不好打,但阿木意志坚定,坚持离婚,这不是简单的因果关系,而是丈夫从思想上压根就没有意识到。

不应该打他耳光,这是一种不尊重不公平行径。

阿木要离婚的消息在家里也引起了骚动,先是母亲开始焦虑,他也是为母亲教育要重视家庭的人。

年轻时,她想当歌唱家,婚后便回归家庭,她觉得这是一个女人理所应当之举。

她无法接受女儿要离婚的想法。

丈夫听到老伴的过往,一时愣住,她接受的家教是尊重女性。

婚后,他一直很尊重妻子,也从来没有反对过妻子去做想做的事,更不知道妻子为了家庭放弃了自己的梦想,他惭愧,因为他从来也没有问过妻子。

这边阿木的弟弟也责怪女友给姐姐介绍律师,他以为姐姐在家冷静几天后就会回家,毕竟姐夫就动手打了这么一次。

夫妻间有小摩擦很正常,但女友却觉得。

弟弟也有些难全残余思想,两人当场吵了起来,最后父亲出面,弟弟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向女友道歉。

另一边,丈夫自阿木离开后,生活也一团乱麻。

与拥抱的茶味道不对,中午吃饭也只能叫外卖。

当他得知阿木提交离婚申请以后,便找律师帮忙。

律师发现阿木只是协议离婚,没有索赔,也没有指控。

她让丈夫找阿木协商,最好私下解决问题。

与此同时,律师让人收买那晚参加庆祝会的人,希望这些人能改口。

供称,丈夫那晚没有打阿木。

这边阿木也在看着女律师,你好的诉状,她发现里面有要求丈夫付生活费一半财产的要求她当场拒绝。

对于她来说,结婚不是交易。

他要的仅仅是尊重和幸福。

女律师被阿木言辞打动,只好按阿木要求更改诉状,但丈夫却反咬一口,不仅指控阿木要毒他财产。

还污蔑阿木有躁郁症,经常酗酒庆祝会。

那晚是阿木醉酒打了丈夫一耳光。

不仅如此,庆祝会上的人也大都持此说法。

女律师觉得这对阿木很不利。

让阿木以家暴名义指控丈夫这样更有胜算,但阿木却坚守原则,诉状再完美,那也是编造的,她身正不怕影子歪。

诉讼内容坚持只有丈夫不应该打他耳光。

这一下。

但不久,阿木发现自己已经怀孕两个月,她把这一消息告诉丈夫,却

SVIP免费

已有68人支付

新春欢乐送, 领双倍积分。登录投稿,赚积分,秒提现。
本文链接地址: 耳光的解说词,电影解说文案,剧情简介 转载请注明来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