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分电影《晨曦中的女孩》解说文案

晨曦中的女孩解说文案

当前文案解说完,大概需要:【10:53】分钟。

加拿大的魁北克女孩奥洛尔和父亲托波,母亲玛丽安还有弟弟妹妹生活在一起。

在父母的眼里,她是那么的阳光。

这天,父母带着几个孩子来表弟拿破仑夫妇家做客,女主人对来访的拖拨非常热情。

巧合的是,弟妹的名字也叫玛丽安。

这让奥洛尔的母亲玛丽安产生了怪异的感觉。

吃饭时,女主人玛丽安反对丈夫拿破仑给家里新建牲口棚,她想搬家去离托波夫妇近的地方。

玛丽安听了这话,不禁眉头紧锁而突破牵强的微笑,仿佛又隐藏了什么。

这时,一个小男孩来到窗外,玛丽安离开桌边,来到窗前。

看到自己的儿女们围着一个破鸡舍,里面有一个小男孩,女儿把一个苹果递给了鸡舍里的孩子。

玛丽安感到十分诧异。

女主人玛丽安解释说,那是他的儿子,他的儿子被黄鼠狼咬了,只能住在鸡舍里,任其自生自灭。

回到饭桌前,玛丽安感觉十分不适。

而女主人玛丽安看着托波的脸庞,春风得意。

回到家里,玛丽安告诉托波,她很不喜欢那个玛丽安,但是脱波却说她也很艰难。

因为表弟拿破仑的身体不行了,冬天来临,小镇上来了一位新的牧师,但是他出自布道时,傲慢的举止言行却让居民们感到不适应。

在奥洛尔家里,母亲玛丽安在不停的咳嗽,一名医生告诉正在打铁的脱钵,玛丽安可能是得了肺结核脱钵,感觉很焦虑。

但他对玛丽安十分不舍,他认为玛丽安很坚强,哪怕是肺结核也不会打倒他。

奥洛尔来到房间里,悄悄趴在地板上。

楼下传来母亲的咳嗽声,他打开地板,拿出剩女的画像,祈祷着看着孩子们在冰面上学滑冰。

玛丽安回忆起自己与托波刚结婚的时候。

奥洛尔看到流泪的母亲问他,是不是因为找不到月亮而伤心。

稚嫩的问题让玛丽安心中感动。

奥洛尔牵着妈妈的手。

想要把躲藏在白天云朵后面的月亮指给他看。

为了早日康复,玛丽安住进了医院,但是她担心丈夫脱钵,没法照顾好家里的孩。

孩子们他害怕自己再也没法回家突破安慰他说自己一个人工作养家很累,让玛丽安在医院安心养病,早日回去和他一起抚育四个孩子长大。

冰雪融化,春天来临,拖拨忙于工作养家糊口。

这时神父找到了他,神父认为托波疏于侍奉上帝作为一个基督徒。

这样说是不被允许的,但是拖拨没空和他多说,一心只有工作和赚钱,神父只得离开。

这天,托波正在打铁。

妹妹玛丽安赶来给她送饭,说起自己的丈夫拿破仑,玛丽安说她得了严重的肺炎,不治身亡,甚至自己的孩子也只剩两个。

脱钵对他的话语完全不感兴趣,但是他开心的说到,自己可以在教会帮做工去抚慰他人孤独的灵魂。

说完,他眼波流转又或者脱波。

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拖拨,也放开了自己内心的束缚。

随后,两个人激情的交融在了一起。

在医院里,玛丽安坚决反对托波和弟妹玛丽安走到一起。

她不敢相信自己还没死,丈夫就想找别的女人多波狡辩说,那也不能眼看表弟家的孩子挨饿而地位。

玛丽安,只是来家里帮忙,回到家的脱钵,看着已经以女主人自居的弟妹沉默了,得到脱钵默许的玛丽安来到商店里买香水。

在结账时,想要拖拨的名义记账,但是治安官店长却不认识他。

玛丽安说,自己买香水是因为脱钵喜欢,而他和脱钵。

已经在一起了,治安官看着他自信的样子,不得已让他记账离去。

店里的其他顾客都对他的表现不齿,纷纷谴责二人。

但是店长却说不用多管闲事,他自己作为小镇的治安官,没有了解事情的真相,就不能有什么行动。

医院里,玛丽安又生下了她第五个孩子在家里,玛丽安跟托波在工棚里滚作一团。

但是这句被闯入的奥洛尔看到追出来的托波。

本想找奥洛尔,却看到岳父母抱着自己的小儿子前来,玛丽安热情的抱过孩子,这让岳父母感到奇怪。

在医院里,玛丽安质问父母,弟妹,玛丽安有没有和拓波同居?
岳父韦星说道,还没有,玛丽安却激动起来。

她说,那个玛丽安就是一个魔鬼,只在乎有没有钱,连自己的丈夫孩子死活都不管不顾。

岳父安慰她说,玛丽安没有住在那儿,她却疯了似的歇斯底里的叫喊着来到托波家。

岳父质问她,为什么弟妹的衣物会在她的房间里?
吐蕃却嫌岳父多管闲事,岳父看着这对无赖的男女警告他们不要再出现在自己面前。

托波来找神父忏悔,神父劝他先探视妻子玛丽安。

接回孩子们才能进行下一步的生活。

托波来到医院,却发现妻子被锁在单人病房里,嘴里说着疯疯癫癫的话语。

护士质问他怎么不来探望自己的妻子。

陀伯生气的扔下婚戒,转身离开。

碢伯来到岳父家接孩子们回家。

奥洛尔对离开外公外婆十分不舍。

回到家里,却对这所房子感到十分陌生,曾经属于母亲的东西都被砸坏,丢弃在与玛利亚冷淡的打完招呼后,奥洛尔找到儿时熟悉的那块地板,把剩女的画像藏好。

父亲告诉他们,母亲病重不会再回来了。

奥洛尔想念自己的母亲,每天给他写信,却不知道他的母亲已经去世。

在母亲的告别尼萨后,奥洛尔生气地吹灭了供奉蕂女的烛火,而托波和弟妹玛丽安当场结为夫妻。

听着两人欢乐的笑声,奥洛尔在楼上把珍藏的剩女的画像用刀划烂,时光流转,又到了春天。

玛丽安来找牧师忏悔。

话语中透露出对小镇居民谣言的不满,小镇上谣传他害死了玛丽安的两个孩子。

托波莱买煤,却被镇上的男人们嘲讽,说他取了个恶毒的女人。

害死了自己的妻子和两个孩子。

托波对居民们大打出手,在托波父亲离开后,镇上的居民指责治安官不去查清楚孩子的真正死因。

这让治安官大为恼火,玛丽安让托波注意,奥洛尔说,这个女孩儿有点古怪。

挩波却说,看到奥洛尔就会想起曾经与亡妻的酒后激情。

这让玛丽安非常不爽,他趁奥洛尔熟睡时,把蜡油滴在他身上。

在上神学课时,牧师发现奥洛尔说出了与教义相悖的话。

十分恼火,对奥洛尔严厉批评后妈玛丽安也向牧师说,奥洛尔是酒醉后产生的罪恶之子,牧师并不认同他的话。

但是告诉他可以用棍棒教育他。

回到家,玛丽安就抽打了奥洛尔一顿。

随后又告诉何波,以后由他来全权管教孩子。

玛丽安给托波生下了幼子,但是孩子的哭声和繁重的家务让他十分烦心。

这时奥洛尔在家里顶撞了玛丽安,本就心情不佳的玛丽安用钉棍打伤了他的腿。

悲伤的奥洛尔离家出走,他卧在铁轨上喃喃自语,想让火车结束自己的生命。

但是火车提前看到他停了下来。

回到家拖拨生气的殴打欧罗尔,玛丽安则让姐姐安娜认真听着姐姐的惨叫,听着房子里不断传来的惨叫,小镇居民们义愤填

SVIP免费

已有5人支付

马上, 领积分。登录投稿,赚积分,秒提现。
本文链接地址: 高分电影《晨曦中的女孩》解说文案 转载请注明来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