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分电影《钢琴家》解说文案

钢琴家的解说文案

钢琴家解说文案,大概需要:【09:44】分钟。

这是二战时期华沙街头真实的一幕。

一名军官让一排犹太战俘停下,他从中选出几名年纪稍大的让其趴在地上,然后像踩死蚂蚁一样。

一个枪决,没有挣扎,也没有反抗,一切都显得自然平常。

大街小巷的尸体就像被丢弃的垃圾。

对于犹太人来说。

死亡是那么的司空见惯,舔食也是那么的合情合理。

战争带来的恐惧远不及习惯,恐惧让人感到战略。

马列是犹太人,也是华沙有名的钢琴家。

一九三九年,德军袭击波兰首都的一颗炸弹,拉开了华沙四十万犹太人的地狱之门,把列的炼狱之旅也就此踏上征程。

突如其来的战争让瓦列一家决定尽快离开华沙。

在广播中,盟国的宣战消息不仅给了瓦列一家新的希望,也葬送了他们唯一一次可能生还的机会。

上一刻还在举杯庆祝,下一刻华沙就已经沦陷。

德军对犹太人的管辖政策也随之而来,一开始只是掠夺金钱,要求犹太人出门必须佩戴身份臂章,见到军官不低头问。

也只是会被山上一个巴掌,但这样的好日子并没有持续太久。

很快,四十万犹太人就被集中赶往犹太特区,临时搭建的围墙也把这里变成了犹太监狱。

在这里,所有人都只有一。

一个想法,那就是如何不死他们在市场贱卖,仅有的家产。

可尽管如此,面对飞涨的物价和短缺的食物,无时无刻都有因为饥饿而死在街头的人。

没有人会停下多看一眼,在生存面前,人性显得那么的可笑。

这天,一个油煎来到瓦列的住处,作为朋友,他希望瓦列兄弟俩可以加入临时警队来管理犹太同胞。

这样不仅,可以生存,也可以改善生活。

但瓦列兄弟心中残存的良知,让他们拒绝了这个邀请。

因为瓦列还可以通过弹琴来给家里带来微薄的收入。

回家后,楼下传来的汽车声,让所有人都。

知道是士兵来了,很快士兵就进入一户人家,一个老人因为残障无法站立致敬而被无情的直接扔到了楼下,其余的犹太人也被赶到路上。

然后被士兵们游戏般的。

猎杀结束后,士兵开车扬长而去,留下的只有一地的尸体和无尽的黑暗。

为了给家人弄到一张免死金牌,马列托朋友给每人搞到了一张工作证,可工作没干两天。

变故再次发生,所有人都被叫到街上排序站好一个女人因为多嘴问了一句,要去呢,就直接被一颗子弹给予了答案。

所谓的免死金牌其实就是废纸一张。

第二天,所有的。

犹太人就被陆续送上了火车,说是转移到另一个工作区,实则是被集中处理法令。

一家在随大流上火车时之前的邮件朋友一把把他拽了出来。

他的能力也只能救他一人,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

看着父亲挥手告别,瓦列心里已经死过了千百遍。

他强忍着悲痛逃离了现场。

一次的漏网之鱼又能让瓦鬣狗活多久呢?
瓦列行尸走肉般哀嚎着走在一片狼藉的街道都来不及道别,他便失去了所有家人。

走到满是尸体的楼下,回到破败不堪的住处。

瓦列努力思考着活着的意义。

可眼前的一切告诉他,活着的意义就是活着。

瓦列来到了之前弹琴的餐馆,藏在地板下,躲过搜查的老板把瓦列也叫了进去,两人在地板下躲过了两夜。

随后把列从仅剩的犹太人成为了城区内最后一批为德军工作的苦力。

可这样就安全了吗?一名军官随意挑出了几名年纪大的犹太人。

然后平静的将其一一猎杀。

这一刻,对于没有被挑出的人来说,也许死亡才是解脱这种未知的恐惧侵蚀着瓦列的每根神经。

一次工作不力,一不小心弄掉砖头的他都会被吓得双腿发软,好在。

士兵只是将他抽晕了过去,捡回一条命的瓦列,被一个犹太朋友告知他们在策划一场反抗,但瓦列无心参战,他恳求朋友能帮助他逃出犹太区。

朋友知道逃走容易。

活下来难,但还是帮他联系了外面的波兰朋友,很快瓦列摘掉了臂章,然后找准时机逃出了犹太区。

曾经的波兰朋友也准时做了接应。

这天瓦列吃到了久违的人类的食物。

但为了,躲避士兵突袭搜查第一晚,瓦列只能在柜子后的暗槽中度过。

第二天,朋友为瓦列安排了一处围墙外的公寓,朋友会定期给瓦列送来食物,瓦列所需要做的就是安静的待着。

在漫长的,等待中把猎见证了围墙内的反抗,可在敌人重炮轰击之下,结果不言而喻,反抗的犹太人陆续被大火逼着跳楼,侥幸活下来的也都被一一处死。

这边瓦列同样接到了噩耗,接头人告诉马列,他的朋友已经全都被捕,以后不会有人再来送食物了。

后面的生存只能靠瓦列,自己早就无处可去的瓦列心里知道自己能做的只有。

等死一天夜里,实在饥饿难耐的瓦列在到处寻找着残羹剩饭,一不小心打碎了盘子,声音惊动了邻居,邻居看出瓦列是犹太人,并大喊着要报警,瓦列吓得落荒而逃。

随后他,突然想起自己有个纸条,朋友曾告诉他,危机时刻可以到这个地址寻求帮助。

按照地址,瓦列见到了故人,他们把瓦列安排到了德军占领的区域。

为了安全,他被锁在了屋里。

看着眼前的钢琴,马列不由自主的弹了起来,可琴声也只能在心中响起。

由于送食物的时间逐渐变长,马列几次都是通过长芽的土豆来维持生命。

当故人最后一次来送食物时,马列已经病得快要死了。

朋友费劲请来一位儿童医生,再次救下了他活过来的瓦列,又一次亲眼见证了波兰人的反抗。

早已对战争麻木的瓦列并不知道这次小规模的战斗又一次给他带来了生存危机。

马列看着一辆坦克开进巷子,炮筒缓慢抬高。

反锁的房门让他无法逃出房间。

紧接着,被炸蒙的瓦列艰难的越过被打穿的墙壁,他爬到屋顶躲避士兵的搜查,可却被对面楼上的士兵发现。

士兵直接开枪射击,他顺势跳了下去,从阳台再次进到大楼,随后趁乱躲到了垃圾桶后,夜幕降临,走上街道的瓦列,碰上了巡逻的士兵。

他立即装死,趴在地上躲过一阶后,他。

爬到了对面的战时医院,喝着脏水,吃着生豆子,就这样躺在只有钢丝的床上,熬过了几夜。

这天,士兵开始焚烧房屋,惊醒的瓦列从后窗跳了出去,已经饿到脱粒的他。

难的翻

SVIP免费

已有5人支付

马上, 领积分。登录投稿,赚积分,秒提现。
本文链接地址: 高分电影《钢琴家》解说文案 转载请注明来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