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直播》的解说稿

恐怖直播的解说文案

恐怖直播解说文案,大概需要:【09:22】分钟。

看似平常的一天,主播老何身上却被安装了炸弹,他需要在密闭的直播间和歹徒、电视台、政府周旋,来换取自己和十几个人质的安全。

能做到吗?今天给大家讲述多半评分高达八点八分,国内根本不敢拍的悬疑片恐怖直播看完会让你浑身发冷。

老贺本是风光的电视台主持人。

但是却因为收受贿赂降成了电台小主播,事业不顺也就算了,还和妻子离了婚。

他今天照常接听听众来信,一个自称是老嫖的人。

抱怨政府收取的电费过高。

作为一个传媒界的老油条,老何听惯了这些抱怨,他随便敷衍了两句,挂断了电话,进了广告,这时挂断了电话,又连得回来。

老圃质问老何,为什么挂他电话?
老何懒得理会他,老彪说,我告诉你个事儿,我手里有炸弹,我正准备炸掉汉江上的大桥。

老何笑了,又是这种幼稚的威胁,他说你炸呀。

让我们也开开眼,心情烦闷的老何正愁没人消停,他飙着脏话让他赶紧炸。

突然一声巨响,楼下的大桥真的发生了爆炸。

来,真的呀。

老何接起电话,老朴说,我还会打过来的。

说完就挂了电话,我会略微思索具有新闻敏锐度的。

他阻止了同事报警,说现在只有我们和老朴有联系,这会是个独家大新闻。

然后他跑到了厕所给主任打电话,说刚才引爆大桥的凶手联系我了。

这个独家大新闻,你就赶紧给我找来电视台的直播设备,再恢复我主持人的位置。

这对咱俩都是好事儿。

主任连忙答应,瞬间直播间忙成一团,时间如此紧迫。

老何快速着装,理清思路,这一天对他来说太重要了。

功成名就,在此一举。

他打电话直截了当告诉老朴,他打算电视直播,两人对话,老朴正愁没人知道他信任答应。

主任来了,他俩商量着引诱老朴说出犯罪动机,然后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让老朴羞愧的自首。

两个人想的挺好。

直播前,老何看到身为记者的前妻,在爆炸现场做直播,这让他隐隐有些担忧。

老何打通了老朴的电话,老朴说我的出场费怎么算呢?你别当我傻,我对你们来说是大兴的,广告费肯定不少,你让我义务劳动吗?我就要二十一亿韩元。

老何说,我们电视台也没钱了,老朴说,那我就联系别家了。

说完老何就看到别的电视台直播,声称凶手拨来的电话,主人为了独家新闻,痛快的把钱打了过去。

直播正式开始了。

老何直截了当质问老朴,为什么炸大桥,老朴说他是八三年这座大桥的工人,两年前为了迎接外宾,这座大桥由他们这些工人维修。

为了赶工,他们只能连夜加班,但是护栏突然掉落,他的三个工友坠落江中,可是警察却忙着迎接外宾的工作,没有人管他们,导致三个工友全部淹死。

最后没有道歉,没有抚恤金,他本来只是一个本本分分的工人,只是为了辛苦赚些养家的钱,可是政府根本不管他们的死活。

老圃最后说出了他的要求。

他要求总统亲自来到直播间,当着全国观众的面给死去的工友道歉,这样在场的所有人都蒙了。

老何说,我只是个普通的主播,你这要求我办不到呀。

老表说,你放了,你刚才骂我了吗?说完播放了,刚才老何讽刺他的录音,老何兜不住了。

主任为了电视台的形象赶快切换了主播,让一个女主播采访他。

老何急了,这是他唯一的机会他去跟主任争执。

正在这时,老朴对着女主播说,怎么换人了,让老何采访我,女主播没有理会,他,还在自顾自的问问题。

说我还有几颗炸弹。

说完女主播的话筒就炸女主播受伤了,看来凶手只认老何,老何心有余悸,换走了话筒,带上了耳麦,他打电话给老普,警告他惹毛了媒体可没好果子吃。

老婆说那个女主播只是受点伤,你可就不同了,你的耳麦上也是炸弹。

如果你告诉别人或者离开座位,这个炸弹就会要了你的命。

老师问你究竟要怎么样。

他说你每次都会说,你秉承着公正客观的精神来播送新闻,今天你也要这样做哦。

未落大桥发生了二次爆炸,这样中间的一段路面变成了孤岛。

上面的十几个人和记者都变成了人质。

十分钟内,如果总统不道歉,这些人都得死,老何不敢耽搁。

他赶紧拨打了青瓦台的电话,接电话的是总统秘书。

总统秘书一套官话就是不说总统究竟来不来,就是反恐。

族长来到了直播间,他指挥老何询问老朴为什么要用这种极端的手段表达抗议,他可以向有关部门要赔偿金。

而且他的行为让无辜的民众陷入危险之中。

也不好吧,老彪说,抚恤金你们电视台不是打给我了吗?而且我不用这种手段,你们会采访我吗?我会自首,但是我要总统对家族与我们身上的不公道歉。

这是一个人来到直播间,老何本来以为是总统,结果是警察局长,可这个带着浓重官僚气息的局长,根本不是来解决问题。

他傲慢的说,我们已经知道了你的身份和住所。

让老朴赶紧自首,甚至扬言要让全国观众知道他的孩子是谁。

他的孩子将勇士蒙羞,这彻底激怒了老朴一声巨响,局长的耳麦爆炸,血见了老婆一脸。

老何看着血肉模糊的局长彻底吓傻了。

他央求主任直播快停了吧,他实在受不了了。

主任说,不可能,我告诉你,这次收视率能达到七成,我升官,你当台里一哥说什么也要坚持下去。

总统是不可能道歉的,现在警察不抓人,是因为人质一个都没死,当局就是要等他情绪失控,杀了人质,彻底的筹划他,这样抓了,他才能显示出政府的伟大。

总统也就不必道歉了,所以人质必须死。

他让老何在直播中告诉老朴,总统不会来,还要向他宣战。

站在旁边的反恐组长反对这一做法,他让老何稳住老朴,救出人质。

一面是上司,一面是官方,这样老何如何抉择,最后内心善良的老何选择了后者。

他告诉老朴总统马上就来让他稍安勿躁。

但是就在这时,另一家的电视台的主持人却直播连线老何。

这位老婆说,你曾经是不是收受过封口费获得的主持人奖,也是窃取自己前期的新闻。

还有你早就知道老朴炸了桥为什么不报警。

为了独家新闻致民众于水火。

这猪心三连问,直接把老何问自闭了,这都是事实啊。

原来老何不听主任的话,主任就直接把这些黑料给对面电视台来搞臭自己。

主任一看收视率超过了七成。

他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说了一句,你永远也别想再当主持人,然后就撂挑子走了,只不过是留下老婆一个人发冷。

突然导播告诉老婆,你的前妻就在断桥上,刚才主任不让我告诉你。

然后赶紧直播联系前期他很担心前期的安危,可是他没法说出口。

前妻说这桥越来越清醒,快要撑不下去了。

直升机怕凶手炸桥,也不敢靠近。

前妻说他愿意留在这里,让妇女和孩子先走。

良知未泯的老朴答应了,可是还没等直升机救人,桥支撑不住,彻底塌了,所有人都坠入江中,惊慌和悲痛交织。

老何说不出话来。

老彪说,我没有想要杀人,我只是想让总统道个歉,我着急让总统来也是怕桥撑不住,为什么让他道个歉就这么难呢?这时反恐组长说已经找到了凶手所在的大楼。

直播画面切到了特警围剿老圃的画面。

老朴和老婆说,你以为这就完了吗?我现在就炸了这栋楼,说完一声巨响,大楼应声倒下,正好砸到了电视台。

大楼剧烈晃动,所有人都跑,但是老何没法跑,炸弹,还在灯管掉落,

SVIP免费

已有5人支付

马上, 领积分。登录投稿,赚积分,秒提现。
本文链接地址: 《恐怖直播》的解说稿 转载请注明来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