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牌上尉》解说文案,剧情讲解,解说时长13:58

冒牌上尉的解说文案

冒牌上尉解说文案,大概需要:【13:58】分钟。

这是一部真实事件改编的电影,很多人评价他不是恐怖片,却比恐怖片还要可怕。

你若不信来听我说。

二战后期,德国全线溃败,出现大量逃兵,眼前这个拼命奔跑的士兵就是其中之一。

他叫赫罗德,现在是一个猎物,供汽车上的德国军官取乐。

军官端枪瞄准,却故意不打中,看他狼狈逃窜。

赫罗的妖精牙关跑进树林,累得瘫倒在地,没等他喘口气,军官又追了上来。

的翻身下坡,顺势缩进树根下,生死一线间,他绝望了。

五张耳朵任命一般等死可没成想,纳粹军官只不如此。

赫罗的侥幸活命,他躲在街道旁包扎伤口,却发现一个逃兵颤颤巍巍往前走,手里有枪。

赫罗的两眼放光,冲上去一把夺下枪。

拉着老兵躲进了屋子,老兵非常虚弱,没有威胁。

赫罗德这才放下戒备。

转眼天黑,两人想趁着夜色去农户家里偷鸡翅,结果鸡叫声惊醒农夫。

老兵惊慌而逃,却跑错了方向,被人围住,活活插死。

赫罗德看到救人无望,转身就跑。

天无绝人之路,他没饿死在冰天雪地里。

反而在路边找到了一辆抛锚的汽车,车里不仅有食物,还有一套崭新的上尉军装,连鞋子尺码都和自己的一模一样。

他拿起苹果狼吞虎咽。

换上崭新的军服,抹掉脸上的血污,正所谓人靠衣装,这一瞬间,他仿佛就是一个上位。

laughter laughter laughter。

赫罗德学的有模有样,可就在这时,身后的脚步声吓了他一跳,定睛一看,又是一个逃兵。

他家老白被赫罗德身上的军装吓住,立刻敬礼,谎称部队被打散,请求赫罗德将他收入麾下,见赫罗德没有说话,他主动修车,还讨好的打开车门请他上车。

短暂的惊慌之后,赫罗德意识到老白真把他当成了上尉,他心中一喜,既然这身军服这么好使,那就眼下去赫罗德没有直接上车。

是一本正经的检查老白的士兵证直接点破,他是一个逃兵,老白冷汗直流,本以为完蛋了,没想到赫罗德却给了他一个苹果,冲他笑了笑。

一个巴掌,一个澡,年仅十九岁的赫罗德很会察言观色,收买人心。

就这样,老白成了第一个听话的属下,趁老白不注意,悄悄扔掉自己以前的破烂衣服。

赫罗德暗自偷笑。

肆意人生就此开始,两人来到一家客栈,这一进门,赫罗德就高喊元首万岁,但令他意外的是,所有人都嗤之以鼻。

今时不同往日。

如今前线溃败,德国军服已经吃不开了,但赫罗德没有慌张,他故作镇定的走到桌边,拿出纸笔谎话,张口就来说自己是元首特派员。

专门负责登记被逃兵抢夺的财物,以便战后补偿。

一听这话,所有人一转,态度立马换成笑脸围了上来。

老板还为两人准备了烤肉。

但老白太心急,一把抢过了烤肉,像头饿狼一样塞进了嘴里。

这副熊样哪像是特派员的手下,倒像是饿鸡一样的逃兵。

老板起了疑心。

但鹤楼的心思缜密,他察觉到了老板异样的眼神,他克制住食欲,尽管几个月都没有沾过灰心,还是慢条斯理的。

切开烤肉,细嚼慢咽。

可老板的疑心没有就此打消。

当天夜里,他抓了一个偷东西的逃兵,送到赫罗的面前。

赫罗德明白这是对他的考验。

若不出手,执行军法,肃清秩序。

他这个贾尚未的身份就不攻自破,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赫罗的眼中汗毛一闪。

这不是他第一次杀人,但却是第一次把枪口对准自己人逃兵赫罗德会救人,尚未赫罗德要杀人,脱下军装是贪生怕死的逃兵,穿上军装则是心狠手辣的执法官。

天还未亮,贺罗德和老白就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赫罗德回到之前偷鸡的农舍可没成想,这里已经被三个逃兵截足先登了。

赫罗德立刻先声夺人,摆出了官威强硬的要求,检查士兵证两名逃兵被唬住,但三人为首的诺克却一眼瞧出了赫罗德的破绽。

他的裤子太长。

不合身,诺克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却没有说破。

他否认自己是逃兵,主动要求被收编。

此话一出,正对了赫罗德的心意,手下越多,贾上位的身份就越可信。

而诺克之所以不质疑他的身份,也是为了趁机摆脱逃兵的身份,保全性命。

双方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互相利用。

就这样,赫罗德的轻卫队正式成立。

在路上,他有收编两个士兵和一架高射炮,仿佛老天都在帮他鹤楼的长刀。

掌控权力的甜头,有敌机飞堕,他便指挥炮手打击汽车。

没油了,就让士兵在前面拉车,诺科拉车拉到崩溃,一怒之下撂了绳子,端枪质问到底要去哪儿。

而就在这时,一邑便陡生,德国宪兵队突然开车出现。

把他们包围,要检查士兵证,宪兵队负责抓捕逃兵,没有证件的赫罗德瞬间慌了一个县兵端枪瞄准让他下车。

赫罗德眼神瞬间领力。

怒斥士兵竟敢把他当犯人,他趾高气昂的告诉宪兵队长,他是元首,特派员负责巡查战线后方敢这般无礼,对他,他定会把此事告知元首。

一听这话,县民队长怂了,主动示好,并邀请赫罗德到惩戒营市场指导工作。

我以防再遇到其他宪兵队检查士兵证,赫罗德便答应前往。

可刚到惩戒营,赫罗德就遇到熟人,一个军官迎面走来,竟就是之前猎杀他的上位。

荣克一屁股坐在他对面,看着赫罗德。

非常也揉,严重的时候。

lovely.
怎么说?
幸亏喝了的心理素质过硬,脑筋一转就应对了过去。

然而容客却没有就此打消疑惑。

地方的赶紧。

来到二号承接营融合,拉着赫罗德里里外外介绍了一遍。

这座承接营里关押着大量豪兵和抢劫犯。

人满为患,每天粮食消耗就是一大笔,而且罪犯比前些战士更安全,简直太荒谬。

警卫队长舒特也随声附和,两人言下之意。

这些逃兵罪该万死。

如今战事吃紧,敌人马上就要打过来,可占地法庭却迟迟不来审判逃兵夜长梦多,真希望有人能向原始汇报这类的情况,早点下令处决逃兵。

一听这话,赫罗德敏锐的嗅到了机会。

既然他们有所求,那他就不用再担惊受怕,畏首畏尾,只要投机所好,给他们想要的自己,就能成为坐上上。

赫鲁的心念急转,说他可以帮忙融合,顿时大喜,可警卫队长却说,承接营内部管理由司法机关负责,他们国防军没有管辖权限。

想审判逃兵,还必须经过司法部主管汉森的同意。

赫罗的冷笑一声,说,他有元首的最高授权,有权成立临时军事法庭。

审判逃兵,一个小小的司法主管,怎么能骑在国防军头上?赫罗德这一表态令两人心满意。

足荣哥准备离开惩戒营,赫罗德却叫住了他,问他有没有想起。

他们在哪里见过融合颇有深意的看了看赫罗德意味深长的笑着说,记不清了。

此时赫罗德的身份有大用,至于是真是假。

又是不是他追杀过的逃兵已经不重要了。

牢房里,逃兵们站着精英等待审判。

诺克狐假虎威,搜过他们身上钱财不给就往死里打,眼睁睁看着一个老兵被打死,老白生气吐死狐悲之感。

说到底,他也是个逃兵。

此时,动物恻隐之心,想求赫罗德手下留情。

哎,这个,中国的时候。

片刻之后,就有五人被诺克枪毙,这样的违规处罚,无视司法部,令汉森不爽,他立刻打电话给上级投诉,要求核查赫罗德的身份。

上级答应明天就派人过来听到这个消息,赫罗德坐不住了。

若是喝茶身份,他必然暴露怎么办?他骑虎难下,不知如何脱身。

就在这时,警卫队长舒特给他出了一个主意,说他认识大区领袖,若取得他的支持,汉森和司法机关不足为据,没有别的办法。

赫罗德只能试一试,但出乎他的意料,大区领袖进也主张尽快审判逃兵。

一听赫罗德是元首,特派员,有组建临时军事法庭的权限。

简直是瞌睡,遇到枕头,巴不得赫罗德接手这个烂摊子,当即层层施压下空。

汉森的职权不允许阻碍赫罗德的行动。

就这样,赫罗德掌控惩戒营的生杀大权。

逃兵三十人为一组。

被赶进坑里站好,开始了屠杀。

高是boss 单打工。

用机关枪扫射步枪,枪声阵阵不绝于耳。

赫罗德也在这场屠杀里葬送自己最后的良心。

老白躲在远处,遍体生寒,冷冷的看着赫罗德。

眼中没有了敬畏,似乎在骂他冷血,这个眼神激怒了赫罗德,这场屠杀所有人都有份,没人可以置身事外。

他命令老白下坑补枪。

老白感觉到赫罗德对自己动了杀心,为了活命,他选择了顺从。

处决了大半逃兵,尸体堆不下了,就撒上石灰就地掩埋。

当天夜里,警卫队长特地举办了庆功宴,他们推杯换盏,赞颂赫罗德英明神武,两名逃兵在台上卖力的表演,争取活命的机会。

酒过三巡,酩町大醉。

赫罗的手下与警卫队员一言不合,大打出手,他们越打越凶,似乎见着醉酒发泄心中的压抑,打的不过瘾。

诺克又从牢房里拉出了几个囚犯。

一拳又一拳把人往死里打,赫罗德让他住手,诺克却充耳不闻,怒上心头。

他抬手一枪打烂了诺克一只耳朵以示惩罚。

随后,他拿出绳子,把四个囚犯的时候捆在一起,命令他们往前跑,又是一场虐杀

SVIP免费

已有5人支付

马上, 领积分。登录投稿,赚积分,秒提现。
本文链接地址: 《冒牌上尉》解说文案,剧情讲解,解说时长13:58 转载请注明来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