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的电影解说文案

火车的解说文案

火车的解说文案,大概需要:【09:52】分钟。

大家好,这里是头条运营网,本期我们来看一部韩国的犯罪悬疑片。

火车文浩进入这一家宠物医院,他和未婚妻小英下个月就要结婚了。

这天他带着小英回老家看望父母,中途他们停在一个服务区。

文浩先生,买咖啡可等他回来,却发现车子没有熄火,小英也不见了,此时正下着大雨,小英连伞都没拿,文浩的心头掠过一丝不安。

因为小英为了见婆家人,特意穿了一套新衣服。

如果是他自己下车的话。

可能不拿雨伞的。

文浩给小英打电话,没人接,找遍了服务区也不见人。

接着文浩在旁边加油站的洗手间门口捡到了小英的一个发卡,他觉得小英肯定是遇到了危险,便报了警。

文浩心急如焚,火急火燎,警察却只是轻描淡写的备案,让他回去等消息。

为了不让父母担心,文浩打电话,谎称想要身体不舒服,他们改天再回去。

紧接着,他来到了小熊的住处,没想到房内的物品已经收拾一空。

这时,文浩接到朋友的电话,朋友表示他在帮想要申请信用卡时发现,四年前小英银行债务问题,有过个人破产记录。

朋友发数据有错,还找出了当年的律师文件之后,朋友便打电话向小英询问此事。

小英听会很是惊讶。

直接挂断了电话,文浩觉得想要突然消失,一定和这件事有关。

小英的父母都已去世,平时也没什么朋友,文浩便去小杨上班的地方,找到了同事打听消息,但同事也都对小鹰了解甚少。

文浩要走了,小樱入职时填写的履历表,想通过小英以前的同事来了解他可能会去的地方。

但经过打电话查询发现小樱以往的工作经历都是假的。

文浩又按照当年的律师文件找到了那位律师,律师表示,小英最后一次来。

事务所是两年前,当时他来咨询他母亲死亡保险金的事情。

文浩看着小杨当年写的陈述说,发现和吕丽表上的自己差别很大。

律师看到吕丽表上小杨的照片后,告诉文浩。

他们所说的根本不是同一个人,但令人奇怪的是,明明是两个人,身份信息却是一样的。

文浩有些发懵。

如果他的未婚妻不是肖英,那到底是谁?文浩回去向朋友说了这件诡异的事情。

没有猜测文浩的未婚妻可能是盗用了别人的名字,因为正常情况下明知自己有不良信用记录,肯定不会再去申办信用卡的。

而文浩的未婚妻一开始好像完全不知道的样子。

文浩连未婚妻的真实姓名都不知道,想要找到对方,恐怕比大海捞针都难。

文浩想到找堂哥老亲帮忙。

老金是重案组的警员,查案是一把好手。

前几日因社会刚被免了职。

事情经过后,老金首先来到小英的住处,打算提取指纹,但没想到小鹰离开前,把凡事有可能留下蛛丝马迹的地方都清理了个干净,更让老金感到不可思议的是,文浩和小英交往一年多,马上就要结婚了,却没有见过小英的一个朋友。

或亲戚面对没有朋友,没有家人,没有工作记录的一个人牢记的调查无法进行下去。

于是他找以前的同事,重案组组长帮忙查到了想以前租住过的地方。

东西的想要留下一张字条就突然搬走了。

小英子后收到他的一个快递,房东没有打开,直接放在了储物室。

老金拿出文号,未婚妻的照片给房东看,房东却表示没见过老金把快递拿回去拍照取证后打开了箱子,但快递寄来的。

有两瓶化妆品。

通过调查,老金认为,文浩的未婚妻是有预谋的。

要以小英的身份来生活的,而真正的小英却不知去向。

老金还查到文浩的未婚妻从服务区消失的那天。

银行存款全部提走了,这说明他根本就不想再回来了。

所以老金劝文好,不要再白费力气,到此为止吧。

和文浩不明白未婚妻为什么要用别人的名字去生活。

他翻看着他们在一起时的照片。

相识的情景历历在目,那时想经常站在门外看小狗。

腼腆的文浩虽对小样有好感,却不敢上前搭讪。

有一天他买冷饮回来,又看到了小英终于鼓起勇气递出了一个冰淇淋。

后来两个人就在一起了。

回忆着往日的幸福甜蜜,文浩就更加想要找到小英,于是他开车去了。

小英提到过了家乡,他拿出照片向邻居打听,可邻居都说没见过此人。

文浩准备上车时,一个男子听说他要找小英。

不由分说的把他揍了一顿,轮号压抑许久的情绪终于在这一刻爆发。

他边骂边串亮的倒车镜,甚至还躺在了地上,一副要碰瓷的样子。

他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好好的生活,怎么就突然变成了一团糟。

随后对方才知道误会问号了。

原来对方和小英是中学同学,小英欠了高利贷,所以一听说有人来找小英,就把文浩当成了放高利贷的人。

文浩从对方口中得知,小英和一个叫李贤淑的关系比较好,他便想着这个李贤淑也许就是未婚妻的真实姓名。

他看到李贤淑的照片后,又失望了。

老金得知文浩来到了小英的家乡,便也来到了当地派出所了解情况。

他从一名警员口中得知,想要和母亲一起生活。

几年前的冬天下雪路滑,小英的母亲经过一段很多的台阶式摔死了。

警方得出的结论是意外事故,但有传言说,小英为了保险金把母亲给杀了。

老金来的那个意外事故地点。

看到这段路的台阶确实很陡,但他总觉得这不是一件简单的意外事故案,可又找不出新的线索,一时间调查陷入了。

这时他又想起了小英快递箱里的两瓶化妆品,老进来的这家化妆品公司有了意外收获,他从墙上挂着了公司活动,照片中看到了文化的未婚妻,原来他的真实姓名叫紫妍。

拿出重案组组长的名片,以查案为由,从人事部经理那里了解到,有次公司在举办推销活动时,由于太忙,就让紫妍帮忙把客户填写了会员申请表,录入电脑,会后却发现手写的会员资料丢失了一部分,业余丢的不多,他们也就没太在意。

老金看到当时的新会员名单里就有小英的名字,看来紫妍就是这时候认识小英的老金,又找到重案组组长,查到了紫妍的祖籍信息上,显示他的母亲已过世。

不仅行踪不明,而且他有过短暂的婚事。

老金查看子妍当时的上班记录,发现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八日到十一日,她请了病假,而小英的母亲出于外去世的时间在十二月十日。

所以老金更加怀疑小英母亲的死不是意外。

而是子言蓄意为之。

等到小英拿到母亲的保险金后,紫妍又杀掉小英,用小英的身份生活。

老金看着文浩一天天颓废下去,并劝说他不能因为一个杀人犯而毁了自己的人生。

文浩不认同老金的褪色。

老金和他一起去见了紫妍的前夫,从前夫那里了解到紫妍的父亲因工厂经营不善,欠下了高利贷。

为了躲债,父母连夜出逃。

只有十五岁的紫妍便来到教堂孤儿院生活。

后来有人看见他母亲被债主抓走之后,不久就在车。

发现了母亲的尸体,当时前夫开着一个小餐馆和紫烟结婚后,高利贷的人找到他们,整天上门逼债,他母亲因此一病不起,餐馆的生意也做不下去了,这样的生活谁也受不了。

前夫便和紫嫣离了婚。

离婚后,紫嫣说过。

去找他姐姐之后,他们就再也没有联系了。

文浩和老金按照地址找到紫烟的姐姐。

得知当年紫嫣在车站被高利贷的人抓取做妻女还债,后来还生过一个孩子,但夭折了。

根据姐姐所说。

我见了,在医院查询到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八日到十一日期间,紫妍因发高烧在住院。

这也就证明了小英母亲的死和他无关。

了解了紫妍所经历的种种不幸,文浩突然不想再继续查下去了。

然而这时小英的朋友李。

号打来的电话之前,文浩给李贤淑打电话,没打通,李贤叔听了恋爱后便回了过来。

据李贤叔回忆,行人在失联之前说过,他的信箱总被人撬开,信封也被人拆开过,但当时以为是想要拿到母亲的保险金后,太敏感了。

何浩翻看李先生手机里关于小英的照片时,看到了紫妍和小英的合照。

牢记据此推测,紫妍透露客户名单后便在其中筛选和自己年龄相仿并且独居的女孩小英的妈妈去世后。

身边没有其他的亲人,是那种就算失踪,也不会引起任何人关注的人。

紫烟把小云定为目标后,便对其进行跟踪观察。

接着制造两人认识的机会,从而成为朋友,然后找准机会杀了小英,再以小英的身份活着。

牵扯到命案,老金便把调查情况告诉了重案组组长,但没有被害人尸体,就不能对此案立案调查。

老金希望组长能着重查一下最近三年的二十

SVIP免费

已有5人支付

马上, 领积分。登录投稿,赚积分,秒提现。
本文链接地址: 《火车》的电影解说文案 转载请注明来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