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惊惶》的电影解说文案

一路惊惶的解说文案

一路惊惶的解说文案,大概需要:【09:33】分钟。

经过不懈的努力,挣钱写的小说终于被一家出版社看中。

为了庆祝他买了一辆车,准备带妻子云机去树草的海边旅游。

这是他一直以来都梦想去的地方,不过出师不利,在刚上路不久,从休息站准备出发时,他们就意外撞倒了一个男人,方脸男。

好在车速不快,方脸男并没有受伤。

去医院就不用了,但希望能搭他们的顺风车。

有了一个外人在,两人也不好像之前一样说笑。

车内的气氛有一些诡异。

方脸男坐在后座,一直满脸阴森的看着他俩,随后像是为了打破这种诡异的沉默。

方脸男问他俩想什么时候死,这话什么意思?
赤裸裸的挑衅让郑贤十分不爽,立即将车停在一边,想要将他赶下去。

方脸男立即打趣的说道,自己是开玩笑的,但哪有人开这种玩笑。

更何况一点也不好笑。

云机拉了拉正弦的胳膊,示意他算了,不要计较谁让是他俩有错在先呢,好在后面的路途还算顺利。

方脸男,没有再出口经验。

到达目的地后,郑贤说,他们要去一旁的别墅办理入住。

和方脸男不同路,他也失去的下了车,可在临走前却笑着和郑贤说道。

他从来都不和别人开玩笑,虽然方脸男看着很奇怪,但好在大家已经分道扬镳。

郑贤和云机也就没有太在意。

一望无垠的大海,让人心旷神怡。

所有的烦恼不开心都被抛出。

脑后两人笑着闹着,享受着美好时光。

晚上心情美丽的两人准备来一场深入交流,不想刚进入状态。

阳台的玻璃窗却不知道被谁用石头砸碎了,云集心里顿时不安起来,正想安慰他说,这肯定是附近的小孩儿或者是醉汉弄的,不要放在心上。

随后,两人联系前台换了个房间,第二天两人开车继续前往下一个景点,不想路上却有一辆越野车故意憋车几次下来,郑贤心中怒火中烧。

再有一次被别停,还差点撞上去,后见越野车停了下来,郑显再也忍不住了,冲到对方车前,不想开车的居然就是方脸男,而且他还出言侮辱云机。

本就一直压抑心中愤怒的正弦,这下彻底失去了控制,一拳就将方岭南打倒在地,随后对其拳打脚踢,直到最后被路人拉住才作罢。

原本以为有了这次教训,方脸男就会有所收敛,没想到当郑贤在泡温泉时,却被方脸男从背后偷袭,将他的头死死的压在水里。

就在郑贤要坚持不住时,方脸男突然松开了手,郑贤赶忙穿好衣服追了出去,却被迎面走来的警察拦住了去路。

方脸男以故意伤害控告郑贤。

因为人证物证齐全。

如果方脸男不撤诉,郑贤肯定会被判刑。

此时他方才意识到这一切都是方脸男的计谋。

他故意用列车的方式激怒自己。

然后让郑贤在大庭广众之下对他大打出手,再借机报警。

可即便知道又能怎么样呢?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将他救出来,于是云机去找方磊男道歉和解。

没多久,郑贤便被放了出来,得知和解的条件就是要带着方脸男一起旅行,他心中一百个不愿意一顿饭吃的极其不痛快。

实在没办法和方脸男相处的,他借口出去上厕所,方脸男也紧随其后,跟了上来,将郑贤狠狠痛打了一顿,还丢了一把刀给他,让郑贤杀了自己。

这是什么要求郑贤有点懵了,方脸男抓住他的手握着刀抵住自己的下巴说,如果郑贤不杀了自己,那他一定会杀了他俩。

郑贤自然是不敢杀人的,似乎早就料到这个结果,方脸男满脸嘲讽意味的转身离开了。

晚上回到房间里,云姬心中的不安越发强烈。

他觉得方脸男就是一路刻意跟着他们的,所以他想结束这趟旅行,早点回家,可好不容易才出来一趟。

又是云姬做梦都想要的海边旅行。

郑贤说,什么也不愿放弃,收拾好东西,两人决定偷偷溜走,摆脱方脸男这个大麻烦,一切看似都很顺利,方脸男没有跟上来。

就在两人终于松了一口气时,汽车居然在半路上出了故障,拖到修理厂时,被告知这是有人恶意剪断了车内的排水管。

不用说,肯定是方脸难干的,他就像是个恶鬼一样,冤魂不散的缠着他们再也受不了的云机又提出回家,如果一直这样担惊受怕,那还真不如回家。

所以这一次郑贤同意了,眼看问题就要得到解决,云姬的心情也好了起来。

随后他起身去上厕所,郑贤在外面等了半天,也不见他回来。

便前去寻找,结果只看到云机的包,而他人早就不知所踪。

无奈之下,他只能到警察局报案,却被告知需要失踪二十四小时才能立案。

他不想浪费哪怕一秒钟,所以就干脆坐在警局里等时间当半夜,他被一旁桌上的电话铃声吵醒时,发现自己的手竟然被铐在椅子上。

而四周空无一人,连拖带拽的将椅子挪到桌边,准备接电话时,赫然发现桌后一名警察被歌喉倒在了血泊中。

此时,原本停下的电话铃声再次响起。

他接过电话传来方脸男的声音,让他到国道九十一号来,否则就杀了云机。

原来这一切都是他弄出来的,来不及思考,方脸男为什么要这么做?
郑贤便立即开车赶去指定地点,路上一辆大货车紧紧跟在他的车后,等他发现不对劲时已经来不及了。

大货车猛地撞向郑贤。

然后想要将他的车推到山坡下,好在关键时刻,郑贤及时跳出车外才幸免于难。

这时大货车已经逃之夭夭。

当他在路旁发现大货车时,里面早已不见了人影。

突然一根棍子将他打晕过去,再次醒来时,郑贤被绑在一个房子里,一旁还被绑着云机而绑架他们的正是方脸男。

他撕开郑贤嘴上的胶布,告诉他。

如果想要活命,就必须杀死云机。

他可以帮郑贤动手,只要郑贤开口让他帮忙就行。

可那是自己的妻子,郑贤怎么会让别人杀死他呢?
见他不愿意松口,方脸男一根根的掰断他的手指,钻心的痛楚让郑贤脸上的表情都变得扭曲了。

在掰到第四根手指时,外面传来了车声。

方脸男出门查看云机,趁此机会用木桩上的铁钉割断了绳子,而方脸男则将路过的男人割了喉,在他推门进来时,躲在一旁的云机拿起铁锹狠狠的拍向他的脑袋。

见方烈男昏厥过去,又立即跑去给郑贤松绑,然后迅速逃离这里。

方烈男醒来后立即开车追赶,此时郑贤和云机已经逃到附近的村庄里。

并且利用小卖部的电话报了警,见方脸男开车撞向云机。

政协想都没想快跑上前将其推开,自己则被撞倒在地。

而方脸男的车则撞向了旁边的房屋。

虽然郑贤身受重伤,但好在没有

SVIP免费

已有5人支付

马上, 领积分。登录投稿,赚积分,秒提现。
本文链接地址: 《一路惊惶》的电影解说文案 转载请注明来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