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解说文案

电话的解说文案

电话的解说文案,大概需要:【13:07】分钟。

二零一九年某天,舒颜拖着沉重的行李箱走在回乡的路上,父亲死于多年前的一场火灾。

姝妍长大后独自在外打拼。

如果不是这次母亲病重,他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回来。

回到家后的素颜翻箱倒柜找了一部座机,马上给自己打电话。

原来在回来的路上,手机好像掉在高铁上了,谁知捡到手机的人。

并主动要谢礼并挂断了电话。

舒颜无奈的放下电话,没一会儿,电话铃又响了,一个陌生女人自来熟的说道。

我妈真是疯婆子,又把我关在家里了。

书妍一脸疑惑,打错电话了吧,对方得知书言不是他口中的善心后挂断电话。

医院里医生告诉书妍,母亲的肿瘤。

必须到大医院才能做手术,母亲却很不在意,一边和书言唠叨着琐碎事情,一边让淑妍去父亲的墓地看看自己应该葬在哪里。

书言打断母亲,认为他没有资格和父亲葬在一起。

原来当年因为母亲的疏忽,才导致父亲葬身火海,特别是看到母亲。

还有心情做指甲素颜愈发生气,转身离去,找山西的骚扰电话又来了。

那女人发神经般嚷嚷着他妈妈要杀他。

并告诉自己家的地址,让陕西赶紧过去。

当淑媛强调自己不是陕西时,对方暴躁的挂了电话,可桌上的旧文件显示。

书妍家的地址和电话中,女人所说的居然一样。

深夜,舒言蜷在沙发上睡着了,裸露在外的腿上布满触目惊心的伤疤,那是那场火灾留下的。

睡梦中砰的一声,墙上的全家照掉在地上,疏言拿来钉子准备钉上,谁料铁钉竟然穿墙而过,砸了个大洞。

一节向下的楼梯。

出现在眼前,舒颜打着手电,壮着胆子走下楼梯,一个地下室。

出现在眼前,舒颜找到一本破旧的日记本,里面的内容吓了书妍一大跳。

这是写于一九九九年的日记,记录了日记本的主人被后妈认为是魔鬼附身,强行施展驱魔术的过程。

一张照片从日记本里掉落出来。

第二天,邻居草莓大叔看到照片后愣了一下,照片上的女孩叫英叔,他的后妈是个神婆,母女俩以前就住在现在树岩家的房子里。

照片拍摄于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那是书妍父亲去世的前一天。

回家路上,姝妍发现一家叫剡溪的小超市。

一个女人坐在门口抽着烟。

电话里再次响起,里面传来女人撕心裂肺的呼救声,他妈妈要在他身上点火,画面一转,来到电话那头,身穿白衣的女孩放开电话,被妈妈拖到地下室的火把前。

准备接受驱魔仪式,女孩拼命挣扎,将沾满油脂的火把碰翻在木质楼梯上,瞬间烧了起来。

与此同时,书妍家的那段地下室楼梯也突然浓烟滚滚,奇怪的电话,破旧的日记本,离奇的火灾,姝妍若有所思。

女人又打来电话,书言试探的说出应书的名字,并告诉对方自己和他们处在两个时空,抒言所说的一切。

让英叔难以接受。

为了让英叔相信书言,特地上网搜索一九九九年当天发生的大事件,英叔一边看着电视。

一边吃着后妈为他准备的去磨药材。

当看着电视上播报了书妍说过的新闻时,英书愣了,难道书言会预言。

就这样,两个女孩通过两部神奇的电话成为了朋友,他们互诉衷肠,讲述各自的悲惨遭遇。

时间来到一九九九年的。

十一月二十一日,后妈将家里的福州接下收拾好各种法器。

今天有客户来看房后妈认为他们居住的房子风水不好。

导致英叔被魔鬼附体,于是他准备搬家而看房的客户正是儿时姝妍一家三口,也就是在那一天,英叔第一次看到还是小女孩的书言。

他打电话给舒颜,将二十年前父亲的声音传递给舒颜。

听到这里,舒颜不仅落泪,英树表示,或许他。

他可以就书言爸爸一命。

十一月二十七日,英叔趁机溜出家,来到小树妍的家。

此时小树闫正在家里看电视,母亲外出,父亲在熟睡。

厨房中的煤气灶上正煮着东西,危险即将降临,还好运输及时赶到。

回到二零一九年,时空开始变化,书研发现。

手机失而复得,腿上的伤疤也消失不见,空间开始扭曲,摇身一变,它出现在另一个环境中。

走到屋外,父亲正在不远处的塑料大棚中劳作。

看到这一幕,竖眼激动不已,原来时空真的被改变了。

然而,重温附近怀抱的素颜,对英淑的电话开始变得敷衍,久而久之,被冷落的英书发飙了。

等到树妍回拨电话时,先是听到应书反常的狂笑与挣扎。

随后,英叔后妈接过电话,他警告书言不要再联系应书,否则会受伤。

书妍心中害怕他上网查询关于英叔的消息。

但却无果,他又搜索房屋旧址关键词,惊讶的发现,瑛叔竟然被后妈以驱魔为名杀害了。

他将这个消息告诉了英叔。

果不其然,当天晚上,后妈举着匕首走进英叔的房间,早有防备的英叔出现在后妈身后,问及为何要杀他。

后妈表示,英叔不死,将来会害死更多人。

听到这里,英叔露出疯狂的笑容,拿起灭火器对准后妈,随后举起了匕首。

在结束后给姝妍的电话中,英枢表示感觉良好,仿佛新生姝妍此刻并不知道瑛叔口中所谓的误会解除,竟然是他。

反杀了后妈,又到了丰收的季节,大叔给淑妍家送来新鲜的草莓。

与此同时,时空的另一边,年轻的草莓大叔也给英叔一家送去了草莓。

这件英书带着假发,穿着时髦草莓大叔打开冰箱,却被冰箱中黑色塑料袋装着的尸块吓得一屁股栽倒在地。

东窗事发的英书扯下假发,又拿出了灭火器。

二零一九年,淑妍接到电话,听到电话那头一个男人的求救声,那是年轻草莓大叔的呼救。

姝妍发现溅在衣服上的草莓汁不见了。

跑下楼发现刚刚还在的草莓大叔不见了。

然而父母的表情也告诉他,从来没有这号人存在。

草莓大叔的基地也显示,这里已荒废多年。

书妍去派出所打听情况,一位戴眼镜的警察似乎想起了什么当年的案子。

他参与了调查尘封已久的调查笔记上,赫然记载着草莓大叔和后妈在多年前已被英叔杀害。

书言找到单膝单膝腿上的伤疤,令书言大惊失色,这也是应书所为。

书妍打电话质问应书为什么要杀害无辜的人?
并将他被判无期徒刑的消息也告诉他,得知自己会被逮捕,应书威胁姝妍去调查警察如何发现自己的罪行。

英叔想以此规避被捕风险,姝妍的拒绝引来英叔破口大骂两人的关系进一步恶化。

这天,小舒妍的父亲再次来看房子。

英叔微笑着将父女二人让进房子。

此时的小书妍和爸爸显然没有注意到,看房,竟看出了惨案。

二零一九年。

书言正在学习开车,父亲坐在一边,耐心指导着父女俩开进了一段隧道,突然时空开始扭曲,父亲慢慢消散。

等舒颜赶回家中。

家里变得破败不堪,地板上用血写着几个大字让他接电话。

电话铃响起,英书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他控制了小树岩,这是他用来要挟未来树岩的筹码。

树岩无奈极了,改变时空的权利只存在于英叔手中,他无法回到过去。

但是书言有获取过去信息的能力,他一边查询附近发生的灾难事件,一边查询应书被判刑的重要证据。

原来作案工具匕首上。

有英叔的指纹疏言灵机一动,将会发生温室爆炸的地址告诉英叔说,罪证匕首就在那里寄,希望于将他炸死。

地下室内小树岩被英叔困住,手脚头上盖着白布。

下午五点,随着一声巨响,英叔被巨大的冲击波炸飞。

这头电话声再次响起,里面传来英书恶魔般的声音,他将一锅滚水倒在小树叶身上,惨叫声同时在两个时空响起。

书妍的身上瞬间出现伤疤,英书还告诉书妍两个噩耗,第一,她的妈妈正要赶来这栋房子。

第二,疏言爸爸的死是小书妍打开煤气灶导致的。

处于自我保护意识,小树岩

SVIP免费

已有5人支付

马上, 领积分。登录投稿,赚积分,秒提现。
本文链接地址: 《电话》解说文案 转载请注明来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