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红累之渊的解说文案,电影解说稿,剧情简介

深红累之渊的解说文案

深红累之渊的解说文案,大概需要:【10:06】分钟。

这个穿黑衣服的人是个丑女,脸上有一道恐怖疤痕,因为长相丑陋,只能任人欺负。

当另一个女孩把一只神奇口红涂在她嘴上时,两人的脸却瞬间调换,涂上口红就能够随时换脸。

这个令人匪夷所思的故事,还得从一场追悼会开始说起。

小丽的母亲生前是一位著名话剧演员,长得漂亮,拥有万千粉丝,即便却是十三年,追悼会上仍旧有不少的人来看望他。

而小类的一生却与之相反,因为童年时的一次意外,他的脸上留下了一道狰狞可怖的疤痕,从此成为了忍忍避之不及的丑女。

生活在自卑笼罩的阴影之下,追悼会上,一位叫做雨田的经纪人注意到,角落里的小泪雨田递给他一张话剧门票,邀请他去看自己手下演员排演的话剧演员叫做尼娜。

他长了一张非常漂亮的脸蛋儿,但是因为演技欠缺,一直是不温不火。

雨田想要为他找个替身,小丽就是他看中的人选。

话剧结束,雨田介绍两人相识。

您那非常傲慢,望着不敢抬头直视自己的小泪,眼神里是充满了不屑与鄙视。

扯下对方口罩之后,望着那张铮,你的面孔,你那满脸鄙夷的把小泪推倒在地。

小磊脖子上掉出一支口红,尼娜把口红抢走,涂花了小磊的脸,雨天看着这一切无动于衷,被欺负惨了的小泪露出一抹狠色。

随后把口红印在对方嘴上,神奇的事情发生了,两人的脸蛋瞬间调换,尼娜望着镜子当中丑陋的自己感到震惊又害怕。

小丽此时念起了话,剧中的台词只看过一遍,就能够滴水不漏的完成表演,这简直是与生俱来的天赋。

拥有漂亮脸蛋之后的自信与优越感,虽然令人着迷。

但是小类知道这并不是真实的自己。

片刻过后,小类重新气温,尼娜两人的脸也随之换了回来,小类捡起地上的口红逃走了。

他曾经发过时再也不用这只可怕的口红。

但今天却还是没有忍住尝试了虚拟的美梦与残忍的现实就发生在转瞬之间。

即便拥有了别人的脸,但是自卑却是刻在骨子里的东西,他感到非常痛苦。

雨天追出来对小雷说,希望他能够和尼娜合作,成为对方的提升,这也是小磊母亲的遗愿,希望女儿能够借助口红,从自卑的深渊当中走出来。

和他一样,站在闪闪发光的舞台,成为万众瞩目的光芒所在,接受所有人的掌声与追捧。

从那以后,小雷和尼娜便开始了换脸生活,尼娜需要小蕾的演技,让她在演艺圈里成名。

小丽需要妮娜的脸蛋儿,让她摆脱自卑。

每天早上两人准时换脸。

小丽顶着妮娜的脸蛋去试镜,凭借出色的演技,让年轻的乌合导演对他十分青睐。

小丽的表演似乎有一种魔力,能够让观众情不自禁的带入到他的表演氛围中,并深深的被他的真挚情感所打动。

不出所料,事情顺利通过。

尼娜爱慕屋和导演曾经与他有过一面之缘,因此坚信对方是因为忘不了他的美丽容颜,事情才能这么顺利。

对于自卑的小类来说,光有容貌还不够,你那边帮他塑造体型,将他选衣服。

不化妆让他控制饮食,达到从内而外的彻底改变。

口红有时间限制,只能够维持十二个小时。

时间一过,容貌就会自动回复。

为了不露破绽,两人约定每天早上九点换脸,晚上九点。

之前小雷必须回家,从未被人注意过的小雷突然成为了话剧女主角,成为他人谈论的中心,这让他感到幸福,也感到惶恐。

酒会上,他总是放低姿态,毕恭毕敬,一点都没有女主角的强势,这种围绕在她身上的神秘感,吸引了乌合。

快九点的时候,雨田打电话过来催她回家。

小类编了一个理由离开了,不料乌合突然追出来,他说现阶段呢是自己当导演以来的瓶颈期。

小类接下来饰演的这个角色对他很重要。

希望两人能够有更深入的交流合作。

此时九点已过,小丽换回了自己的脸,她不敢回头,急忙跑进了雨田的车。

由于小磊越来越晚回家,尼娜对于他的戒备性也更重了,生怕两人因戏生情。

你那从杂志上看见两人十分亲密,强烈的嫉妒心,让他无法乖乖呆在家里。

他觉得小类不仅换走了自己的脸,更透露了原本应该属于他的人生。

没有事先打招呼,他气势汹汹来到小类排练的地方,小类谎称他是自己的工作人员。

单独相处时,尼娜坚持要把脸换回来。

再次排练的时候,他生疏的演技上屋后非常生气。

他说尼娜刚才的表演就像是个门外汉一样,完全没有领起尼娜伤心离开了小雷和雨田追了上去。

雨田安慰妮娜说,你现在只是利用小类,等到他用你的脸变成了大明星,我们就停止这场。

交易到时候他还是个丑八怪。

而你则会风光无限。

倪娜听完同意继续换脸。

小雷知道妮娜喜欢乌黑导演,但是随着相处的时间越来越长。

他发现自己也不可抑制的爱上了这个优秀男人,我很希望能够和小雷多相处一些时间。

为了延长换年时间,小雷给尼娜发消息,谎称晚上有推不掉的聚会,希望妮娜能够去片场用口红帮她延长。

长时间晚上,两人见面时,你那假装同意换脸,当两人都恢复了彼此的真实容貌后,尼娜却突然反悔,还说他早就已经知道晚上的聚会是假的。

要和乌合约会才是真的。

他喜欢乌合,所以要亲自赴月几晚过后,他跟乌合就水到渠成。

而小类这个冒牌货只能够像个小丑一样活着。

看着尼娜跟乌合约会,自己却无法阻止,小丽觉得非常的痛苦,她在房间里呆住了一整夜,整个人伤心欲绝。

隔天尼娜回来,还要我扬威的说起她和乌合昨晚的甜蜜。

妮娜决定就此解约。

让小丽滚出房间,拿上口红准备出门时,尼娜却突然昏倒在地。

雨天说,这是尼娜的老毛病,之前也犯过好几回。

过后有的时候睡上好几个星期,谁也无法预料尼娜会何时醒来,于是尼娜昏睡的这段时间在雨田的安排下,小雷继续着换脸的生活。

在一次苏醒时,时间已经过去了五个月,此时的小磊已经在演艺圈大火演了舞台剧,拍了广告,赚了钱,成为家喻户晓的大明星。

整个人的气质也脱胎换骨,尼娜看着眼前美丽自信的小类,有一种她才是白天和自己是丑小鸭的错觉。

晚上,尼娜的母亲来到家中。

跟着小类夺走了原本应该属于自己的宠爱,妮娜觉得十分可怜,她想要停止这场宽脸交易,但是小丽却拒绝了她,妮娜决定反抗,她来到小丽母亲的故乡。

想要找到关于那只口红的秘密,在小类母亲的旧房子里,他发现了一间地下室,地下室里有一张床,床上有一条生锈的锁链。

看见眼前这份场景,妮娜明白了一切。

原来小类母亲的璀璨人生也是用口红偷了别人的脸蛋换来的,而那个被换脸的可怜人,则在这间地下室里被囚禁致死。

雨天不仅知晓了这一切真相,还是小磊母亲的帮凶。

从头到尾他要帮的人从来都不是尼娜,而是小累。

当尼娜想通一切时,以田野将当年的事情告知了小雷,他让小雷不要心慈手软,就像他母亲一样。

直接把尼娜当做祭品,当做自己成名的垫脚石。

小雷内心很挣扎,不知如何取舍。

晚上,尼娜回家之后,小雷为他准备了酒。

庆祝事业更上一层楼。

尼娜喝完酒之后,把当年的事情全盘托出,骂小妹母

SVIP免费

已有5人支付

马上, 领积分。登录投稿,赚积分,秒提现。
本文链接地址: 深红累之渊的解说文案,电影解说稿,剧情简介 转载请注明来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