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解说稿

母亲的解说文案

母亲的解说文案,大概需要:【09:24】分钟。

这个浑身是血的少年,叫做周平,他刚杀掉了自己的祖父母,而指使他杀人犯罪的是他的亲生母亲。

作为代价,他要承受十二年的牢狱之灾。

可是周平却不挠不弄,心甘情愿这个有关激情母爱的故事要从男主小时候开始说起。

周平从小和母亲秋子生活在一起,秋子呢是个疯女人。

不是说他智商不正常,而是他的行为举止都不像是一个正常母亲。

秋子为人懒散,没有工作,喜欢花天酒地,欠钱不还。

妹妹借给他二十万。

父母也借给他不少的钱都被他挥霍掉了,手头没钱就找父母要妹妹不给便撒泼打闹,这个家被他搞得鸡犬不宁,没要到钱秋子去游戏厅消遣。

遇到了一位叫做阿布的男子,两人第一次见面就十分合拍。

醉酒之后,邱子把他带回家,并万般恳求对方留下来,于是游手好闲的阿布便和秋子同居了。

几天之后,阿布想要带秋子去外地玩,带上周平是个累赘楸子并出卖色相,请求朋友帮忙照顾孩子几天。

朋友不方便把周平带回家,留下了一些食物和生活用品,便把粥品。

扔在了出租屋,家里没有涉水和煤气,周平只能够吃干粮。

晚上母亲打电话过来要钱,周平把仅剩的钱全部汇了过去,可是母亲转眼便把这些钱用于玩乐,家里没水没电。

冲了六天,母亲和阿布回家之后,看见孩子没有去朋友家,并让周平撒谎指证对方虐待儿童,向他索赔十万日元。

朋友不愿意吃这个哑巴亏。

在家中与阿布争执起来。

不幸被刀刺中了腹部重伤住院。

阿布与秋子为了避免责任,当即收拾行李逃跑了。

躲了半个月之后,家里穷的是揭不开锅。

某一天母亲打电话给秋子,说,朋友出院了。

对方不准备追责楸子把这个好消息告诉阿布,当晚,两人便入室抢劫,偷了些钱,重新回到家乡。

楸子没有工作,为了活下去,他让周平装可怜去找前夫要钱。

父亲说,他每一个月都要给求子五万的抚养费,这些钱本来是足以让周平正常上学的,可是秋子却全部挥霍掉了。

他心疼儿子。

问对方愿不愿意离开妈妈跟他一起生活。

周平犹豫过后,拒绝了父亲,无奈之下,父亲只能给了他几万块钱应急找完父亲,他要去找小姨。

小姨被骗的次数多了,把周平拒之门外。

当她哭丧着脸,无法向母亲交差时,小姨突然拿着钱包追出来,她甩了邱子一耳光。

痛骂他居然为了钱利用儿子甩下几张钞票之后,妹妹和秋子就此断绝关系。

此时邱子发现自己怀孕了,他将此事告诉阿布,对方坚称孩子不是他的,对母子俩大打出手。

不让他把孩子生下来。

打完人之后,阿波没留下一句承诺,没有留下一分钱,便收拾东西,抛弃了母子。

此时,酒店管理员听到响动之后,上楼楸子出卖色相,让对方收留。

管理员在天台上给二人搭了个帐篷,让母子俩暂时住下。

秋子,不甘心这样生活,葛天便让周平去找外婆要钱,坚持要把孩子生下来。

外婆不相信邱子怀孕了,认为她是为了。

所以才撒谎,痛哭一场之后哄走了周平,让他以后别再过来,单方面与虬子断绝关系。

周平没要到钱,两手空空回来。

邱子骂他不中用,但是除了眼前的儿子,他在这个世界上算是没有一个情人了,时间就这样过了五年,秋子生了一个女儿,取名东华。

一家三口居无定所,食不果腹,只能够住在天桥下,靠着乞讨勉强活下来,直到社会救助人员找到他们,把发着高烧的秋子带到医院诊治,并且为他安排了住所。

做这一切的人叫做。

惠子惠子问粥品想不想上学,他那里有专门为青少年开设的免费学校,可是究子却不想要让周平脱离自己的掌控,冷言冷语说,学校的人肯定会歧视他。

在会子的坚持下,周平还是去了学校,老师与同学们都非常友善。

可是郭批的周平在集体当中依旧很不自在,他很聪明,喜欢看书,一回家就把学到的知识交给妹妹。

直到这天,巨大的敲门声打破了这一份来之不易的瓶颈。

阿布回来了,他说自己费尽周折才找到邱子,阿布无处可去恳求楸子收留他,两人吵了一架。

邱子痛骂一顿赶他走,可是阿布厚颜无耻,楸子又心软,最后还是让他留下来了。

阿布略是小恩小惠,就让邱子把之前所受的苦忘得一干二净。

但是过了一段安生的日子,这天邱子陪一位老头喝酒,两人惊异时被阿布发现了,阿布当即扯着秋子的头发把他狠狠打了一顿。

就是被家暴了,可是比起挨打,他更害怕的是被抛弃。

随着在学校待的时间越来越长,轴平逐渐融入了集体生活。

惠子说,他可以尝试自己选择想要的人生。

离开母亲或许是一件好事。

周平听完没有回答,只是重重的低下了头。

这天,惠子又为周平兄妹俩送来了一些书,他很喜欢说以后一定会好好学习。

此时,母亲回到家中,把那些书都扔了出去,并且把会子赶走。

周平想要出门挽留对方,却被母亲勒令阻止了。

一同阻断的还有周平重新选择人生的权利。

几天之后,阿布说要债的人。

上门了,让周平赶紧收拾东西离开这里。

他说自己不想要走,能不能留在这里上学。

母亲却撒谎说惠子很讨厌他,背地里嫌弃他又脏又丑。

周平的勇气和自尊瞬间换面。

他麻木的拖着行李,又一次远离了触手可及的安慰人生私人露宿街头,无处可去。

追债人的电话打来,阿卜再次抛弃求子。

把气撒在周平身上,甩了他一耳光,并为阿木辩解,说他一定会再回来的。

他们两人的相处模式就是这样。

六个月之后,周平找到了一份修理厂的工作。

母亲把薪水完全握在手里,他中午没有钱吃饭,只能够躲在车里。

上次好心的把自己的饭团分给他。

下班时,周平向上司预支薪水。

说家里的母亲和妹妹需要钱生活,上次说你预支薪水的次数太多了,拒绝了他的要求。

回家之后,周平让母亲别再赌博了,秋子骂他不中用,若是再要不到钱,他就带着东华一起消失。

周平被逼无奈半夜去上司办公室偷钱,结果被对方逮个正着。

上司拎着周平回到家痛骂求子不配为人父母。

孩子们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都是他造成的。

秋子佯装出悔改的样子,上次便把他们带回自己的家,给他们做了晚饭,给秋子找了一份工作。

得知对方的妻子早逝,便打起了他的主意。

此时,阿布的求助消息又来了,他说自己进寨五十万,明天之内

SVIP免费

已有5人支付

马上, 领积分。登录投稿,赚积分,秒提现。
本文链接地址: 《母亲》的解说稿 转载请注明来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