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静人生》的电影解说文案

寂静人生的解说文案

寂静人生的解说文案,大概需要:【10:42】分钟。

这个中年男人叫做梅,同事们也是尊称他为梅先生,他是鞠躬所的职员,负责操办社区死者的身后事,这是一项听起来十分乏味的工作,但他一做就是二十二年。

金梅先生接手的是者很多都是无依无靠,这些人的葬礼通常没有亲朋出席,而梅先生则成为了送别他们唯一的一个人,人死之后入土为安。

这些年,梅先生一直都坚持为逝者土葬,每办完一场葬礼,每祭奠一缕孤魂,每结束一桩案子,梅先生都会把资料部上的逝者照片取下来。

他的家中有一本专门存放在这些照片的蓝色项目项目当中的人。

与他而言,既不是亲人,也不是朋友,但他都送了他们最后一程,彼此之间。

虽然阴阳相隔,却似乎也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这个城市有很多独自生活也独自死去的人。

比如今天收敛的这位妇人便是死了很多天之后被房东发现。

这才通知区公所,让人为他收尸。

妇人无亲无故,生前唯一的陪伴就是一只猫。

毋庸置疑,他的一生很孤独,为了排遣甚至用猫咪的名义给自己写信,仿佛这样就能产生一种被人。

惦记的错觉。

而梅先生来此的任务就是在他家中找到能够证明他身份的物件。

人死茶凉,房间略显凌乱,似乎还带着女主人的气息。

但尘归尘土归土,屋里一切如旧,房子的主人却已芳魂不在。

梅先生很早便从这一行体会到了人情淡泊。

试着在尸体火化之后,土葬之前,他都会尽全力为他们找。

这个世界上与之稍有联系的亲朋,只是希望有人能够在殓葬时送他们最后一程。

在梅先生看来,人生活着已经足够艰难。

离去时,更应该要维护他们最后的体面,但忙碌之后得到的结果要么是找不到亲人,要么是找到了对方,连出席葬礼都不愿意。

梅先生能够秉承最大的责任与义务,帮逝者寻找亲人,却不能够强制要求每一个人都遵循逝者为大而出席葬礼,这是一个缺乏怜悯,也是缺乏敬畏的时代。

就连死亡也变得淡薄。

梅先生生活严谨有规律,每天做着收敛的工作,却也是害怕孤独死去。

他过马路前习惯左右张望,回家的时候总是经过同一个街角,他没有家人,一个人在公寓。

当中独居每天重复吃着鱼罐头面包,离三十万年不变,却永远摆得端端正正。

因为他的人生寂静而端庄。

这天,梅先生接到一个新案子,令他惊讶的是,这案子的。

死者刚好和他住在同一个社区,窗子打开对面就是自己的房间。

房东说房子的主人已经死了好几周了,是房里传出臭味。

邻居这才报了警。

是者叫做比例从房间内搜寻的信息,能够得知他酗酒都来都往脾气暴走。

房内除了找到一张证件照,还有一本相册。

拿着为数不多的疑惑,梅先生离开了社区。

从目前调查的结果来看,比例似乎也是无亲无故。

刚回办公室没多久,上司便把梅先生叫去办公室。

对方言简意赅,说明先生所在的部门要被合并了,而他本人将要被辞退比例的案子,上司限他三天之内完成。

回家之后,梅先生掀开窗帘,他的影子倒映在对面房子的窗户上。

那是比利生前住的地方,此时他似乎和另一个世界的比例融为一体,都是如此孤独,如此无助,翻阅着比利的相册,他发现上面还有很多婴儿的照片。

那些照片被比例珍藏的很好,想必这些都是他十分重要的人吧。

从那一刻起,梅先生决定一定要找到比利的亲人,告诉他们关于比利的死讯,并劝他们出席葬礼。

他拿着照片四处问询,像是大海捞针一样,企图也是找到有用信息。

在比利的房间,他找到了一些胶卷,冲洗成照片之后,他从上面发现比利佩戴的帽子上写着欧克汉烘焙厂。

顺着这一线索,他找到了那家烘焙厂,烘焙厂的老板认识比例有一段时间他们还是最好的朋友,经常一起喝酒,比利的脾气很坏,没有人敢惹他。

他曾经和管理阶层以及工会代表都。

报过价,只是为了帮员工多争取五分钟的休息时间,争取之后,他便辞职走人了。

临走时,他还报复性的在一桶通过质检的猪肉里撒尿。

之后比利遇到了一个卖炸鱼薯条的女人,两人顺理成章走到了一起。

显然,比利是一个率性而为的人,他活得恣意潇洒,与梅先生完全不是一类人。

听着比利的生平,梅先生不知为何竟有一些羡慕,羡慕对方的果敢,也敬佩对方的为人处事以及人生态度。

返程途中,他打电话给上司,谎称自己生病了。

关于比例的案子,恳请对方再延期几天。

这是梅先生严谨一生当中唯一一次主动犯错。

这种陌生又新奇的感觉,他似乎以前从未体验过。

为了找到比利曾经的女友,他跑遍了这个城市的所有炸鱼薯条店,所幸努力终有收获,他最终也是找到了那个女人,对方叫做玛丽。

玛丽说比利脾气好时非常和善温柔。

脾气坏事就像瘟神,最好远离玛丽,与比利在一起是很快乐。

但这段感情并没有维持多久。

有一次比利撞见一个男的与玛丽调情,她就抓住对方的手,把她放进了油锅里炸。

从那以后,就变得很难接近。

经常喝酒被人告上法庭之后,他就消失了。

之后玛丽怀孕生了一个女儿,女儿如今也是结婚生子,所以比例还有一个孙女。

他恳请玛丽带着女儿和孙女儿去参加葬礼,但对方拒绝了。

因为对于玛丽而言,比例并不算是他的家人。

这个相册上的照片很有可能是比利在别处留情。

与其他女人生的孩子。

梅先生想要找到那个孩子,奈何断了线索。

职位被拆之后,梅先生不再负责逝者的下葬事宜了。

可他看见新员工办事潦草,把逝者的骨灰全部倒在一起,草草埋葬了事。

看见年轻的尸体,处理员每天忙于填字游戏,对于他们来说,这种为死者尊严而努力的行为,既捞不到好处,又毫无意义。

与他们轻率的工作态度相比。

梅先生的工作方式实在是太过于认真严谨。

他来到警局,想要查询比利蹲监狱的记录,可是事情已经过去了十七年,从年迈的狱长那里,不仅没有找到任何有用信息,还被教训了。

临走时,狱长还说起了比利做的一件荒唐事,他曾经掉在三楼,用牙齿咬着皮带掉了三分半钟。

而他那么做的目的只是为了帮慈善机构募捐,最后所有的人都捐了钱。

从警局研究的档案袋里,他找到了一封特别的信件。

根据信件的落款,他来到了一家养狗场,找到了比利的女儿凯丽。

凯丽非常的温和。

得知父亲去世的消息,她很失落,但并没有太大的波澜。

因为对他而言,比利并不是一位称职的父亲。

从小到大,他并未问过凯利的生活。

梅先生把比利的相册拿给他看,看着上面的照片,凯利终于心软了。

他把梅先生带回家,对他说起了父亲以前的事情,他年轻的时候是一个伞兵在福克兰打过仗,与照片上的军人是出生入死的好友玛丽至今也是珍藏着这张照片,但他并不愿意参加父亲的。

葬礼根据凯利提供的信息,他找到了那一位伞兵,对方已是垂垂老矣。

他说,比利在军队当中救了他很多次,退伍之后,他变得酗酒,经常在广场上与流浪汉打交道,整宿整宿喝的烂。

之后,梅先生又去各大广场找认识比利的流浪汉,最终用一瓶酒从流浪汉的口中打探到了关于比利的更多消息。

那个时候广场上经常会有一个女人经过,比利,经常与那女人坐在长椅上聊天。

既浪漫又风流,比例的故事就此告一段落。

关于他的商品,梅先

SVIP免费

已有5人支付

马上, 领积分。登录投稿,赚积分,秒提现。
本文链接地址: 《寂静人生》的电影解说文案 转载请注明来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