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邪》的解说稿

中邪解说文案

当前文案解说完,大概需要:【11:47】分钟。

大家好,这里是头条运营网,以及带有一丝丝恐怖氛围的神秘仪式,一直都为大家所津津乐道。

今天就和大家一起来领略一下这个只花了几万块钱,但却好评如潮的民俗电影。

中邪或便于大家更好的理解呢,先给大家分享一段十年前本人的故事精神。

看起来,哎,小伙子你好哎大叔你好,我看你樱桃发黑。

是我礼拜先行走江湖二十年。

是一直算命,从未发算错过。

要不我帮你算一个算一个哦。

好大哥,要不这样,先里面插栏吧。

好吧,这个方位有点不好,我们换一个方位,我看。

听起来很真的好啊好好好,来来来来来来,关先生。

哎,好,那我看一下手吗?哎,对,哎,小吴,你这不对呀啊不对,我看你的处理不好的话,会落个残血。

要不你给我八百八十八,我帮你化解这一切。

八百八十八行行行啊行我情愿选择残疾,我不干走了,小伙子才八百八十八而已,八百八十八还好我情愿选择残疾,这个人怎么想的?
在爸爸妈妈家而已。

刚才听着卖去买卖,真是垃圾。

见过呀,今天怎么一个人都没有搞到。

才八百八十二,哎,迏什么卖钱,买卖一件只做了一看,就是找不到朋友的啊。

单身狗大学生。

怎么又回来了,关心什么事?既然你算的这么准,不如今天你来给自己算一卦啊。

干什么啊?放心,不过今天你可以自己算一算,你说这一下我会不会炸下去。

哼好骚,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上。

为什么要把自己的秘密交给这样的一个半仙?
我不信命。

公牛有天,好了,电影正式开始。

由于电影采用伪纪录片的形式,有很多冗长的镜头。

先认识一下我们的主角一男一女,两位即将毕业的大学生丁鑫和刘梦这两位的关系可以说是最熟悉的陌生人,一对分手了的。

情侣两人结伴一起拍毕业纪录片。

所以他们对方是否还有念想,大家都可想而知了。

这二位的纪录片形式还是选择以中国民俗为主题。

他们到达一个农村。

先是找了几个算命的一顿呼呼,有的还直接开口要起了钱。

显然这不是他们想要的。

刘梦也有些打退堂鼓。

不过这个看起来少年老成的丁心却依然信心满满。

因为他的目标并不是路边的这些自卖自夸的神棍,而是方言。

十来里大有名气,不需要任何广告的。

王婆话说定心其实和我记偶很像,别看现在长得这么个碎样,可当大家都四五十岁的时候,他们这种长相。

一般却反而不会有太大的变化。

就问气不气。

丁新亚人多方打听,找到了正在帮邻村一户人家实施还人现场的王婆以及她的经纪人见丈夫王叔。

什么是还人呢?
就是人在外面丢失了魂魄,导致生病,医院看不好,需要一些仪式来使三魂七魄归位。

本人小时候呢也有经历过一次类似的经历,是我妈和隔壁的老奶奶拿了个铂,晚上敲了几个小时,第二天。

丁欣二人说服了王婆和王叔,答应允许他们跟班拍摄。

晚上在镜头前先吹嘘了一番,这时才能进关。

王婆看起来还很年轻,但问起是否能预知未来这种事实,一副中年得到的样子。

修道之人舞弊三缺而回避了问题,第二天才算是故事正式开始。

他们应邀到很远的一处地方,给一个叫大庆的人的姐姐做还人仪式,大庆姐弟二人相依为命,但姐姐好像中了邪。

还挺严重,这车一开就是一整天,到达时已经是大晚上。

大庆看起来忠厚老实,热情待人。

大庆姐看起来除了有点不太高兴,也没有什么别的异常。

这个地方是个废弃了的风景区。

现在基本没人了,手机也没有信号。

与外界联络的唯一办法是房子里的电话。

吃晚饭的时候,饮菜的数量只有三个。

在王普看起来是神仙菜,犯了禁忌,还惹得一顿不高兴。

讲究晚饭后,大庆告诉了王博他姐的详情,大庆姐结婚之后还怀了孩子,他有一天晚上,姐夫抓了一个刺猬回来,在东北,这可是有讲究的呀。

所谓胡黄白柳灰,第二天刺猬死了。

当天中午,姐夫开车就出了车祸。

大庆姐虽然保住,但丈夫和孩子都没了,大庆姐也表现出了间歇性的不正常。

像中了邪似的王婆说,大庆节是被小鬼给缠上了,需要用纸人做还人仪式,否则大庆姐生命不保。

仪式决定在第二天中午阳气最重的时候进行。

当晚,四人就在院子的二楼就近未免出问题。

大庆姐的房间从外面上了锁。

可当天晚上,刘梦被一阵歌声惊醒,她抬眼一瞧,我靠,是大庆姐抱着一个娃娃在阳台上失了神一般的走着。

但到了第二天,发现大庆姐房间依旧上着锁,大庆姐也是一个正常人的模样。

刘梦二人还和大庆姐弟交流了一份正常时的大庆姐与常人无二。

他之前还告诉弟弟,如果后天还没有好,就要大庆把他给杀了,他怕空。

控制不住自己,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王婆,王婆在准备好物件后,让大庆节躺在床上,自己便开始了。

做法,按照说法,这是要让纸人去代替大庆节。

从而使大庆姐逃过一劫。

可疑是进行到一半,大庆姐呼吸越来越急促,突然一下就从床上坐起,掀翻了桌子,然后一把掐住王婆的脖子,说了一些奇怪的话。

这一下子王婆遭不住了,从反应来看,她以前好像也没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他说他需要回去请师兄帮忙,自己搞不定这小鬼。

至于大庆姐,不用一道真妖符,暂时忍住回到房后的刘梦,正在为刚才的那一幕惊心不已,可丁欣却早已偷偷的在王婆房间里装了个针孔摄影机。

因为他觉得王婆好像有问题,果不其然,回房后的王婆跟王叔嘀咕了起来,说什么,这次好像遇到真的了,他们是不是已经知道我们做的事等等。

巴拉巴拉哦,合着这大名鼎鼎的王婆也是假的呗。

随后,王婆决定晚上就走,刘梦婷心只能假装不知情的样子跟着一起离开。

王婆临走还要说几句,为了救人的敞亮话,可车没开多远,车胎爆了,焦躁的王勃等人只能再次返回大庆屋子,等人第二天送轮胎过来。

王朴与王叔发生争执,两人提起了一次下药措施杀人的事情,并协议离婚,真是大难临头各自飞的节奏,而这一切也都被刘梦他们看在眼里。

到了晚上,大庆姐又一次抱着娃娃出现在走廊。

还拿着个菜刀进了王婆的房间,菜刀举起又放下,宛如一个精神分裂。

丁欣晚上上厕所回来,也在楼道遇到了大清洁,索性及时跑开,没有遇到危险。

第二天白天,大庆姐可能也知道自己时日无多,她好心的告诉刘梦,自己熬不过今天,让刘梦她们晚上一定要离开。

而约好今天上午送轮胎的人有味道,打电话时发现电话又坏了。

没办法,好,现在大庆只有骑电动车去镇里买轮胎回来,对,骑电动车回来的时候,因为车没电,待推回来时天也暗了,安好了车轮,这时车却又点不着火。

这下又只能等第三天找人修车,晚上众人依然要住在这里,忙了一天的大庆,你打算先看一眼几届结果,推开门发现大庆节已经上吊了,也许是不想连累其他人吧。

姐弟情深的大庆抱着他姐哭了一会儿,便将尸体锁在房内,待第二天天亮再处理。

这一晚注定是不平静的。

刘梦婷新二人晚上上厕所回来,抬头便看见一个吊着的娃娃。

但要知道他们刚下去的时候还是没有的,这个娃娃不是大庆姐房间的吗?丁鑫感觉不妙,喊起了众人,连大庆也一脸懵逼。

他打开了姐姐的房门,发现尸体居然不翼而飞。

老实的大庆也开始暴躁了起来。

当他推开走廊最后一个房门后,发现了他的姐姐。

站在那儿拿着菜刀。

大庆就这样被砍死了,惊慌的几人四下逃窜。

刘梦和丁鑫走散后,之前的傲娇性格全然不见,他冒着生命危险,要去找丁鑫。

在树林里,他发现了大庆的背影。

大庆口上说着要去找失散的人,但手里却提着那把明晃晃的菜刀。

还好活死人好像移动速度并不快,刘梦再次逃脱,当他再把摄像机打开时。

是遇到了王婆,此时的王婆早已没有了之前的气势,但刘梦一个转身,王婆还被砍了一刀,所幸穿的厚实。

这一下物理攻击并没有造成什么伤害。

王婆为了自己方便逃走。

还抢下了刘梦的摄影机当电筒使用,而且他还真的成功找到了,修好了车准备独

SVIP免费

已有5人支付

新春欢乐送, 领双倍积分。登录投稿,赚积分,秒提现。
本文链接地址: 《中邪》的解说稿 转载请注明来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