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林医院》解说文案

杏林医院的解说文案

杏林医院的解说文案,大概需要:【19:14】分钟。

医院太平间半夜大火,院长因开具不实证明遭到调查,医院护士离奇跳窗,红衣女子诡异玄在病房医疗纠纷不实,证明员工自我了结。

一切都发生在这一栋早已废弃的综合医院。

一天晚上,乡野大蜂蜜的女记者带着摄影师来到了废弃了十几年的杏林医院大门口。

准备对于这里的灵异事件进行报道采访,摄影师剪开了紧锁大门,蹑足走了进去。

黄色的余光灯下,都是一些当年破败的医疗器械。

忽然一个人影闪过,吓得男人摸头就跑,殊不知医院大门却无故自动合了起来。

关落尹由法师做法,引导当事人以灵魂出窍的方式亲自下之地狱来探望元辰宫,了解自己的命运以及去世的亲人沟通。

红自小跟随道士父亲学习道法,成年后靠着关落英的本事生活。

这晚,父子俩说到了两个女子的恳请来到杏林医院,寻找自己去世的亲人。

阿红对于父亲的传家本事并不感冒,自小看着也只是专业学习法术,一年多点仍然心里向往能去台北大城市混出一片天。

倒是父亲其实也有自己的苦衷,得知自己快死,能够轻易看见鬼。

所以才接下这单生意,所以说什么也要等这两个人未来的客人。

铃声清脆,身背后有人拍肩头。

第一个客人苏小玲姗姗来迟,小玲这次关落音是因为老公当年在医院去世。

分支放不下自己的丈夫,索性渴求见上一面,倒是解释道,一直停留在这里的鬼魂就代表处于死后的终因身阶段,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

仍然挣扎求生,不断循环,小玲却听不进劝告,仍然渴求见到丈夫。

此时身后传来声音,一个年轻女子走了上来。

此女名叫孟妙如,因为自己姐姐当年是一员护士。

离奇事件下准备见上姐姐了解当年的故事。

既然人已到齐,法式自然开始。

供祖师爷画像,烧香上供下道士,脚踏钢固手掐法诀,做起了法事,感受到身背后有人拍自己的道士,自然明白该来的。

新来了,阿红把福祉交给两位客人,要求贴在胸口位置,福祉统称为镜子,是道教所用的一种福路,有去煞辟邪的功用。

通常静府使用前需向庙宇或者家中。

四支神明祷告,绕过香炉三圈方生效力,一般挂在胸口用作护身符。

随后,两人更是在符纸上写下自己名字。

道士营火燃符上表苍天下告地府,这才完成仪式,四人正式进入医院内部,可身背后点燃的蜡烛竟然突然熄灭。

无人的轮椅更是诡异的动了起来。

四人打着手电缓缓下楼,灯光下的墙壁上布满了黑色手印,小林却对着墙壁上的一张婴儿照片,呆呆发愣起来,一会儿功夫。

几人来到太平间,道士打开柜门,让二人躺进去。

面对儿子的否定劝告,道士解释,一般活人看不到亡魂,除非吸收足够的阴气。

所以躺进太平间就是最快方法。

随着柜门关上,黑暗中只有呼吸声音。

可是渐渐的,钢铁枝桠声响此起彼伏。

越来越大,二人眼看就要支撑不住,倒是立即命令焚香,立刻拉人出来跑出来的阿红也发现了这个地方的不对劲。

希望吓唬客人先离开这里再说。

可是小林不依不饶,发誓要见到丈夫。

妙茹,也要求今晚一定要见到姐姐,倒是无法辩驳,只是掏出五十水交给两位客人。

此水取自正神大庙的井水,五十水还称纯阳水,纯阳之水,炉木水指。

端午节中午的水在井或干净水源的地方取水。

有地方认为,使用或饮用此水可减热、瘦身、明目、进补、避疫力等有益健康的功用。

也有地方认为有害健康。

在宋朝就有这个习惯,会放在阴暗处,以瓶装或瓮装在道士眼中也是阳气最重的误解之一。

方才躺进太平间,已经阴气大盛。

两女子几乎和死人无差异,所以五十水正好可以用来保命平安。

随着逐渐深入,道士四人停在了医院走廊上。

阿红顺势拿出收听设备,让客人带上,方便听取音阶声音。

找到亲人倒是确定鬼魂就在附近,先不可轻举妄动,妙如不耐烦了起来,一把抢过阿红设备。

打开了开关,一瞬间尖声格外刺耳,以为故意录好的妙茹和阿红争执起来,可小林却感知到别的声音,拿起设备走上前去。

随着录音器上越来越大的手术,声音凄惨低吟,不绝于耳。

推开门一看,世间老旧的手术室,小林一把抢过手术衣,率先躺了上去。

原来当年小霖老公正是死在了这间屋内。

阿红撕开了小林手指,以血迹引鬼,同时受伤的身体更加敏感,抬头下。

墙壁上若隐若现的丈夫脸庞让小林心一横,伤口割得更大。

突然手术灯开始忽明忽灭,灯光大亮下,小林醒了过来。

眼前场景犹如回到当年一般耳边悠扬的孩童歌声响了起来。

小林缓缓走到门边,歌声仿佛就在耳边呢喃,推门下。

一张恐怖鬼脸犹如眼前在你眨眼。

阿红用五十水泼醒了掩着的小林,小林激动下拿出了照片,讲起了当年的故事。

当年手术钳西。

夫妻二人被告知手术医师因昨晚地下室大火伤了手臂,只好临时换人。

不在意的小林安慰丈夫说,术后更有好事告诉对方。

奈何谁料生死两隔,小林大骂是医院害死的丈夫。

此时妙如不乐意了,毕竟自己姐姐是这里的护士。

阿红第二次劝二人离开,可激动的妙如径直走了出去。

几人追赶下,妙如把追来的道士小林关了起来。

妙茹也讲述了自己的故事。

姐姐当年做护士期间,因为长期过劳,加上医患纠纷的问题,就从这个护士站的窗户失足坠。

身亡大骂苏小林才是杀人凶手。

原来当年因为小林老公手术后去世,姐姐本身精神压力过大,加上小林控告自己过失杀人。

更是看到了病人鬼魂和自己的恐怖鬼脸,终于忍受不住的姐姐不再留恋这个世界,忽然身背后门打断了诡异妙如被一股无形怪力拉向窗外。

倒是抢先一步用法术救下庙栌,看着面对危险,仍要见亲人的客人,倒是拿出了阴水,保证对方可以见鬼。

但是之后发生的事情。

饶是道士也没有办法随着水滴缓缓滴入眼泪,妙如看到了当年给自己打电话的姐姐,听着不断说着,我好累,好想休息的姐姐妙如止不住的泪流。

不过一滴智力不足,妙如想要更多,倒是及时制止。

如果过度使用,阴气大鱼阳气,后果不堪设想。

可激动的妙如根本。

不管这些,上去抢夺因水,几人争执之下,因水打碎在地,一时间看到屋内姐姐身影的妙如再次进入房间内,忽然走廊的阴风大作。

这个打破下,竟然把所有孤魂野鬼全部引了过来,可刚准备离开的三人身背后,传来了阵阵激励鬼吼,三人瞬间被拉扯到大门前。

大门门开,两侧阵阵阴气下,一个孩童人偶缓缓被推了出来,而推车的更是一个恐怖的凄厉女鬼,倒是提醒两人避弃。

女鬼一步步逼近,每一次脚步带起无数鬼哭魔后,只见那尖锐恐怖的手抬了起来,说是迟。

那时快,女鬼化作一股黑烟,径直钻入了倒视身体。

倒是双眼是红,转身掏出匕首向阿红二人喊去,两人跌跌撞撞逃入旁边屋内,床下躲了起来,听着开门声吱呀作响。

二人赶紧闭气,大气都不敢住,或许是看到破碎的窗户,或许是身背后孩童的歌声,厉鬼附身的闹事,只是看了一眼就转身离开。

显然,这才幸免于难。

事后,阿红坦言,倒是父亲是患癌症晚期,阴气过程下自然会被厉鬼附身,并且方才那厉害的厉鬼应该是鬼王。

想要见到小林丈夫,只有破开鬼王对他的控制,如今只有先救出道士,才能有机会翻盘。

说完,阿红战战兢兢的带着小林走出房间。

空荡且危险的医院自然不可乱来,一顿翻腾下,阿红灵机一动,取出一瓶阴水,虽然阴水具有拒音效果,但是也会向着阴气重的地方流去。

跟随殷水自然能找到鬼王,果然因水竟然随着无声的指引,诡异的流上墙壁,穿过走廊下,流入了二楼的房门之内。

单说那房门之内。

公安的房间内再次响起歌声,那呆坐的玩偶正是鬼王推车的孩童模样。

玩偶会一转头下,呆滞的眼神中,道士被无形拿起的手术刀开膛破肚。

过去,阿红二人也被因水指引下缓步上火。

谁料就在那楼梯拐角处,鬼王竟然站在了楼梯台阶之上,金黄逃下楼梯时。

又被那轮椅上的玩偶堵住去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面对鬼王再次伸出的恐怖鬼手,二人紧闭,气息下,鬼王化作一团烟雾消散。

当以为逃过一劫,慌乱喘气的阿红发现小林被身后黑洞内探出的鬼手死死抱住,阿虹,及时泼出五十水,化解了危机。

划分两头单说闯祸的妙如妙,如再次看到当年镜像里的姐姐还是忍不哭泣,终于忍不住情感的妙如叫住了去世的姐姐。

姐姐看着抱住自己的妹妹,好生安慰起来,可那苍白的双眼显然充满了恶意,果然被迷惑的妙如手牵着新建的姐姐看到当晚姐姐惨死的真相。

最终抵不过姐姐的迷惑,顺着姐姐的声音从窗户一跃而下,惨死废墟,逃上二楼的阿红两人继续摸索前行。

小林似乎着魔一般,转动了尘封多年的音乐玩具。

悦耳音乐忽然静止,刚走进的房门静止关闭,阿红二人终于在火光之内看到了各种残破尸体,恐怖样子简直让人无法直视。

是阿红告诫小林,眼前这些是鬼王制造的假象,一旦恐惧就会被鬼王趁虚而入,看上对自己犹豫不信任的小林,阿红拿出家传的鬼油,这从阿红太爷爷湿水中提炼出来。

危机关头和保人性命有了保命利器的小林跟着阿红口念咒语,一步步谨慎的走向恐怖深处。

突然,小林身背后传来丈夫的呼喊声。

及时提醒一切都为假象,不可回头,我做不到。

再次睁眼的二人发现环境大变,眼前场景像极了当年的信宁医院。

屋内病房中,护士正在跟一对母子聊天。

话语中,孩子安稳做过手术已然没有大碍,母亲喜不自胜,止不住的感谢医院。

不过门外的小林二人却发现那护士正是妙如的姐姐。

妙婷此时起身出门买。

蛋糕庆祝的母亲和二人擦肩而过,追到楼梯口,才发现这个看起来和蔼友好的母亲,正是方才楼梯拐角处碰到的凶猛厉鬼,可来不及回神功夫。

病房内突生变故,男孩病危,立即赶来的医生护士抢救生命。

不过门外飘来的阵阵黑烟下,竟是那死神降临。

随着监护器的声音酎情,小小生命离开了赶回来的母亲,当然不能接受如此打击,痛哭不已。

听着母亲撕心裂肺的呼喊。

阿红不忍直视,小林趁机劝告母亲说出自己也不能失去丈夫。

今天来这里就做好了去啊准备这样。

我跟他却不用阴阳两隔,话是拦路,这一句话让母亲着了魔,径直走出房门,抱起酒精走进洗手间才反应过来的。

小林赶忙追进去劝解对方。

激烈争夺下,母亲把小林关进了单间,可呼救的小林却听到旁边那单间传出的呢喃。

门板打开,时光流转,顺着门缝,小林看到了母亲鬼魂脚下的烟水。

显然,这母亲正是那鬼王真身,谁料鬼王只是一个转身就消失不见。

小林这才推门走出,可是身后的声音作响下。

却是那鬼王的孩童玩偶,小林拔腿就跑,转身处遇见了走散的阿红。

二人再次探视下恐怖景象,一扫全无,顺着酒精线索,二人决定继续寻找鬼王。

空荡走廊下一阵咳嗽声响起,阿红发现是自己父亲的声音,二话不说,转头朝着声音跑去,但留下小林一人,小林辗转反侧。

走进了当初丈夫的病房,回忆之下,小林再次泣不成声,继续打他的小林被一阵急促的铃声叫住,他破败了。

走廊响起电话铃声,小麟斗胆接起电话,可那儿童的歌声再次响。

起更是一张恐怖鬼脸,赫然在身边,闪现,恐怖的结果自然有着凄惨的原因,尘封的记忆再次被打开。

鬼王母亲带着酒精找到了太平间的儿子尸体。

二话不说,拿起酒精淋满全身就着火苗,亲手点燃了儿子尸体,自己揽着儿子活生生被烧死。

那火警吸引来的陈医生来不及救人,摔倒在地,正巧被地上。

玻璃碎片弄伤手臂,阴差阳错下错过了那场本该做的小林丈夫手术。

皇天不负有心人,阿红顺着声音找到了太平间内的父亲。

此时,道士父亲已经油尽灯枯,面对强行让儿子继承家业的往事后悔不已,小林也最终来到了太平间。

阿红大骂小林胡闹,要求

SVIP免费

已有5人支付

马上, 领积分。登录投稿,赚积分,秒提现。
本文链接地址: 《杏林医院》解说文案 转载请注明来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