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来靠》的电影解说稿

爹来靠解说文案

当前文案解说完,大概需要:【11:51】分钟。

失踪三十年的老爹突然来信邀请儿子去荒岛度假,是惊喜还是惊吓?今天陿说,就带大家来看这部画风清奇的惊悚片,爹来靠

是要从一场久别重逢说起某一天人迹罕至的海边别墅,陌生人敲响了房门,贼眉鼠眼的老头儿开门,听到来者自报家门,爹地是我呀,你还记得小时候。

你陪我看过上千遍的指环王里面,每一条台词我都倒背如流的。

所以你给我起个小名儿,叫千条。

已经这话老头儿标书立刻把来者拥入怀中。

疼死爹了,三十年没见父亲提出要合影留念,做儿子的自然不会拒绝,立马掏出四十八k 金的苹果。

千条哥刚选好十级美颜滤镜。

没想到标叔竟然手一抖,将手机摔进了茫茫大海,看着已经到底的手机前,条哥气炸了。

要知道离荒岛最近的马家屯也有四十海里没了手机,他刷。

不了小霞说电影的视频对此,标叔却满不在乎,他照常做着晚餐,并打听其前妻的消息,得知女人从未向儿子提过自己一句的时候,男人多肉的力道又大了。

一分等到韮菜上桌儿,标书提议要一醉方休,千条歌却百般推辞,说自己曾经是个酒鬼,如今已经戒酒了。

可标书吨吨吨的畅饮,把铅条歌胃里的馋虫。

出来放着暗红如雪的酒水,千条哥一狠心将自己关进屋里,得眼不见为净。

我必须得忍住,没想到这只是个开始。

几天下来,他发觉别墅中似乎藏。

这秘密老爹只用坐骑通话,谈的都是傻人越货的买卖。

而地下室又常常传出哀怨的哭泣声,却是父爱的铅条歌,不敢轻易去质问标书,直到某。

天醉醺醺的标书再一次对他破口大骂,他终于忍不下去了。

既然你不喜欢我,为什么还要寄信,让我来找你呢?回答他的居然是一把菜刀。

标书带着浑身酒气和杀气。

一步步逼近目瞪口呆的线条,哥立马跪地求饶,恳请标书消消火气去了。

标叔突然捂住胸口,一头栽倒。

他不仅消了气儿。

直接断了气儿,惊慌失措的线条,割用毛毯盖住尸体。

这时衣柜里的破旧玩偶吸引了他的目光。

奇怪了,这东西看着特别眼熟赶来的法医把尸体拉回了太平间,不久又送回来了标书死于心脏病发。

但不好意思,马家屯突然间发洪水了,没有地方保存尸体。

你们啊只能。

自产自销了得了死者为大铅条歌,只能将硬邦邦的果实袋搬回卧室,等母亲来再做下葬的打算。

可事情,图越来越诡异,到了夜半时分,阵阵哀号从楼下传来闹鬼了吗?想到这儿,青条哥赶去查看,只见果实袋居然敞开。

挨着惊恐万分的男人赶紧拉上了拉链儿,不敢再多看一眼。

第二天,千条哥正在如厕。

马桶上方的鹿头标本竟然感觉直勾勾的对着他。

心烦意乱的男人将头扭向窗口,居然在密林中瞥见了一张人脸。

再一眨眼,那张人脸又消失不见了。

深陷恐惧的线条,哥最终还是拿起了酒杯。

正所谓酒,武壮怂人胆。

他冲进了标书的卧室,致使尸体一通乱骂,把他对这份父爱的失望与渴望一并宣泄了出来。

醉醺醺的铅条歌倒在床上,和父亲的尸体共枕儿。

再次醒来,尸体干枯的脑袋,这个诡异的朝着自己千条歌一跃而起,这地方没法呆了,正打算离开的男人在翻箱倒柜中发现了暗格里的相册。

里面都是自己年幼时的照片儿,千条胳红了眼眶,看来老爹还是爱自己的,但感动不过一秒,恐惧,便爬上了神经,相册里抱着自己的男人。

不是标书,这个陌生人难道我认错爹了?这时意想再次传来千条歌,寻着声音在客厅发现了一扇暗门,漆黑的密室里,沉重的锁链拴着遍体鳞伤的。

男人嘴里呢喃着,小浅条,你真的来了,这里是头条运营网,千条哥信了,强叔,正是照片上那个男人。

突然听到密室上方响起了脚步声,枪叔赶紧压低嗓音说道,二嫂先别急着忍爹赶紧去拿一个杠铃,等对方下来就。

打死他,不然怎么谁都逃不出去。

说话间来人已经打开了密室,不知所措的心跳,哥只好扛起杠铃,躲在了柜子里。

即使武器在手,亲爹被困怂了一辈子的亲。

条哥也不敢杀人呢,他眼睁睁看着自称伟爷的歹徒将沾着排泄物的钢笔,统计了墙书的肚子,惊慌中千条哥暴露了位置,被伟爷发现,一脚踹翻,关进了地下。

临走前还放下了一句狠话,我要带着兄弟们回来宰了你们。

这对父子看着不争气的儿子,强叔叹了口气,让心跳哥解开他的锁链。

随后道出了三十年的隐秘真相,原来强叔曾经伙同标书伟爷靠绑架勒索,一夜暴富。

事后强叔卷款而逃。

抓狂的标书和伟爷把它关在了这拷问。

多年都没有问出赎金的下落。

实际上这位当爹的把钱全都留给了母子二人。

欠条哥当时就蒙了感情,我那四十八k 金的苹果居然是我爹拿命换的。

一分一秒的溜走,两个人不能够坐以待毙,到底藏书还是老江湖。

他发现密室的门居然没锁,负四二人趁机逃脱,离开幽暗的密室。

千条歌,这才看到老父亲。

你的耳朵只剩下了一只。

强叔表示,那是标书割的,对方为了泄愤,先是饿了他一个礼拜,然后让他选择是喝一杯标书的精华,还是吃了自己的耳朵。

前条哥震惊的。

反问,难道你吃了耳朵可精华更有营养耳朵只是淬骨而已啊。

祥叔反了个白眼,那泛黄的精华喝了我都怕得病啊。

一番话听得千条歌为业尚勇。

这一般紧急关头,精致的他还要去卫生间释放一下这料刚推开门,伟业的同伙阿杰正坐在马桶上呢。

危机时刻,千条哥继承了老。

血性捞起叉子对着阿杰暴露在外的小姐姐就一阵乱捅。

来自于灵魂深处的疼痛,让男人跪倒在地前调歌,趁机用保鲜膜物死了,对方冲刷掉脸上。

那鲜血軽条哥仿佛认识了真正的自己,他果断被一些老爹逃离现场,不料半路撞见了惟铘两个人躲在岩石之下,看见韦爷正从车中掏出火弩,朝着别墅的方向走。

不却大事不妙,軽条哥猛然想起他的行李,还留在房间里,里面写有母亲的住址,果然见到四状惨烈的阿杰,愤怒的维耶在阳台上大吼。

牛家庄二百三。

三十三号我来了,我要杀光你们全家,告慰阿杰的在天之灵。

沙溢觉得男人连夜赶路,途中在一家宾馆稍作休息,下车前伟爷打了通电话。

是金姐吗?听说你的保健手法很不错呀。

这一番话传到了千条歌的耳朵里。

原来他趁着伟爷去别墅时,就钻进了车的后备箱。

为了保护墨镜,他势必要杀了这个歹徒。

打独斗青条。

哥肯定不是对手,他只好另辟蹊径,伟业的身影消失在宾馆里,千条歌紧随其后,鍮到了宾馆的钥匙。

由于不知道对方到底住哪一间房,青条哥只能。

一间房一间房的事,夜半时分,庞头大雨掩盖了脚步声,千条歌心惊肉跳的拧开了第一扇门锁,只听到屋内传来了不可描述的响动。

这个声音不属于伟爷。

一连查看了三间客房。

千条哥只觉得自己的双眼已经被污染,在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下,终于在最后的套房里发现了伟爷的

SVIP免费

已有5人支付

马上, 领积分。登录投稿,赚积分,秒提现。
本文链接地址: 《爹来靠》的电影解说稿 转载请注明来路